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郭台铭给老家农村千万捐款成了糊涂账  

2016-09-10 15:52:41|  分类: 关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南都报道了著名台商郭台铭心系桑梓,2006年曾捐款千万助力老家新农村建设,钱花了,事却被人办得糊里糊涂。距离当初捐款已经过去10年,郭台铭老家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南岭乡葛万村却欠下外债500多万元,还因经济纠纷被法院将村委账户冻结。一个接受千万善款的村庄,开办了经营事业,几年内却欠下巨额债务,不由得引发舆论的深思。

2006年7月,郭台铭在市、县、乡三级领导的陪同下,回到其祖籍晋城市泽州县南岭乡葛万村,参加该村新农村建设启动仪式,并现场宣布捐赠1000万元用于新农村建设启动工作。按照当初的申请计划,500万元应用于葛万村的汤帝庙、三官殿、棋盘院、舞台、牌楼等建设,另外500万元用于3000头猪规模的养猪场建设,配套建设沼气池。时任县台办主任,也是郭台铭的本家郭小平任捐款监督人。

从结果来看,问题主要出现在养猪场的经营,因为村内殿、庙、舞台等公共设施的建设,都早已完成,相关的修复和建设成果人人可见。但后500万元承诺建设的沼气池却成了半拉子工程,当时设想的沼气做饭、节省能源美化环境并未实现。甚至,养猪场在几年前被村委会主任郭卫兵私自以每年30万元承包给他人,即便现在猪肉市场很好,但利润却没能进入村里的账户。

结果不如意,所以才会触发问题。但如果仔细检审过程,就会发现,千万善款的使用存在非常严重的不规范问题。无论是公共设施的修缮,还是养猪场的建设经营,村委会主任郭卫兵都没有提供工程预算、设计图纸、工程决算,也未经过公开招投标,郭卫兵支取钱款都是知会县台办后再出具收条。所以,郭台铭对1000万元的捐款支出中,很大一部分没有正规发票。

郭台铭回乡看望,给村里老人发慰问金,为村里公共设施修缮和经济发展做捐助,这是典型的“儒家传统”。在外做官也好,经商也罢,发达之后衣锦还乡,为村里提供一些帮助,这是传统社会中的乡贤做派。不过,郭台铭是一位标准的乡贤,但面对的村庄却不是一个传统的儒家社群。当他捐出款项之后,村庄内部缺乏足够的机制去确保善款的合理使用。或许,传统社会并不讲求透明,但依旧存在一套伦理规范敦促村里的人能够“为民办事”。但在现在的葛万村,原先的机制早已消失。

待至问题发生,来自媒体舆论的介入又是现代化的套路。预算公开、招标透明、公众监督等等理念,这些都是现代慈善运作的基础概念。很显然,郭台铭的老家葛万村尚未能够完全接受遑论实施这套标准。所以,抱着传统乡情的郭台铭,所面临的是一个与传统社会渐行渐远的老家;公众所期待的现代慈善,距离在葛万村落地为时尚早。传统社会早已逝去,现代慈善还未到来,这就是横亘在想要造福家乡的郭台铭面前的一条深沟。

背景介绍

郭台铭援乡爱心款被办成糊涂账

为助老家山西晋城市葛万村建新农村捐千万元,如今该村欠外债500多万

著名台商郭台铭心系桑梓,2006年捐款千万助力老家新农村建设,钱花了,事却被人办得糊里糊涂。10年过去,郭台铭老家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南岭乡葛万村欠下外债500多万元,还因经济纠纷被法院将村委账户冻结。据了解,郭台铭本人已有5年没有回过老家葛万村。

申请捐款建设新农村

2006年7月16日,郭台铭在市、县、乡三级领导的陪同下,回到其祖籍晋城市泽州县南岭乡葛万村,参加该村新农村建设启动仪式,并现场宣布捐赠1000万元用于新农村建设启动工作。晋城市委党报《太行日报》曾对此事做过报道,时任晋城市委书记夏振贵当时要求泽州县和南岭乡不辜负郭台铭的厚望,把葛万村建设成为现代化新农村的样板。

泽州县台办原主任郭小平告诉南都记者,作为郭的本家和时任县台办主任,当年是他以县台办的名义向郭台铭递交的支援葛万村新农村建设的捐款申请,后来他被指定为捐款监督人。

收到捐款后,按照当初的申请,其中500万元应用于葛万村的汤帝庙、三官殿、棋盘院、舞台、牌楼等建设,另外500万元用于3000头猪规模的养猪场建设,配套建设沼气池。

郭小平称,汤帝庙、三官殿、棋盘院、舞台、牌楼建设,最后基本完成;养猪场和配套沼气池建设,却未达预期效果。

郭小平说,时任葛万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郭卫兵在乡政府和畜牧局的要求下,将养猪场的规模扩充到了一万头,郭称投资1000多万元,政府会给补贴。最终,因为资金不足,沼气池成了半拉子工程,当时设想的沼气做饭,节省能源美化环境并未实现。

郭小平表示,事实上,无论是农村街巷硬化、宗族祠堂建设还是万头猪场工程,都没有工程预算、设计图纸、工程决算,也未经过公开招投标,郭卫兵支取钱款都是知会他后,他予以拨款,然后村委出具收条,郭台铭1000万元的捐款支出很大一部分没有正规发票。

葛万村村民提供的由泽州正达会计师事务所向南岭乡政府出具的葛万村2007年至2012年的财务审计报告显示,该村有约178万元的支出无正规发票,仅有经办人出具的收款收据和证明条。

上述审计报告亦显示,该村和下属养猪场2007-2012年投资的工程项目已经完工的有七项,账面显示发生工程支出总额为471万余元,这些工程虽已竣工,但未履行竣工验收手续,未做财务决算,致使账面无欠付工程款情况;但是,根据该村提供的承包合同,尚有约475万元未付。这也就意味着葛万村委欠有475万元的外债。

猪场承包价被质疑太低

多名葛万村村民称,在猪场建设过程中,郭卫兵既未经过村两委集体研究,也未进行公开招标,就私自以每年30万元承包给关系密切的泽州县医院女职工宋晓琴。对此说法,郭小平予以确认。

8月24日,曾于2005-2011年间任葛万村村委委员的村民郭海亮表示,当时郭卫兵曾在一次会议上讲到对外承包养猪场,大家同意了。后来决定以30万元每年的价格承包给宋晓琴没有再上会研究。他知晓的时候合同已经签了,“无可奈何”,郭海亮说。

泽州县人张富余8月31日向南都记者表示,当年他曾向郭卫兵表示想承包猪场,郭称此事由乡政府决定,他与乡政府接洽后,对方称承包费每年200多万元,遂作罢。

村民提供的《葛万养猪场承包合同》显示,因客观原因,葛万村委将该场承包给宋晓琴经营,承包期限为10年,自2007年11月1日始至2017年11月1日止。宋晓琴在承包前须上交葛万村委150万元(购买种猪款)抵押金,承包费第一年10万元,第二年及以后每年30万元,每年年初年终各上缴50%承包费。该合同盖有葛万村委的公章,并有郭卫兵与宋晓琴的签字,却无合同签订时间。按照与猪场有关的一个泽州县法院初审判决书中原告焦拥军的说法,合同实际是2008年5、6月份才补签的;该判决书认定,猪场开始是由外村人王会青、宋晓琴“参与经营”的,后由宋晓琴承包。

这位“曾参与经营”的王会青,最终导致了葛万村的账户被查封。

《太行日报》报道,2007年,并非泽州县鹏灵农牧发展有限公司(葛万猪场的实体公司,以下简称鹏灵公司)职员的王会青,持鹏灵公司的公章及营业证复印件,找到焦拥军让其向该公司注资。他们口头约定,由焦通过王会青注资,每年定期分红。但王会青分几次收了焦的183.5万元现金后,并未将钱投入该公司,而是用于个人赌博,且很快就挥霍殆尽。为防罪行败露,王会青带着妻子儿女4人,举家逃往银川市打工,后以收购加工废旧塑料颗粒为生。

在藏身宁夏捡破烂四五年,王会青被泽州县公安民警押解回乡。泽州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李同义当时介绍,王会青诈骗案还连带破了鹏灵公司法人代表郭卫兵抽逃出资案,公安机关于当年4月23日将其逮捕。

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称,焦拥军是在向泽州县公安局举报王会青涉嫌诈骗未果后,于2013年12月26日提起民事诉讼,请求鹏灵公司偿还借款1835000元及银行同期贷款利息;葛万村委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终审判决书认定,鹏灵公司虽未授权王会青处理公司事务,但不能否定王会青持有公司公章的事实,故应承担偿还借款的责任。因葛万村委不能证实被告鹏灵公司的财产与其独立,故应对鹏灵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葛万村现任党支部书记兼主任郭揪柱表示,由于判决后村委未向焦拥军还钱,法院将村委账户予以冻结。葛万村多名村民表示,王会青现在已经跑得不见踪影。

村委账户在二次审计

上述判决书亦认定,因葛万村委及其法定代表人郭卫兵于2007年10月15日将鹏灵公司账户内的380万元转至南岭指挥部账户,而在2013年7月12日被泽州县人民法院判处抽逃出资罪。

葛万村村民郭爱社称,法院判处郭卫兵后,南岭乡政府让时任村委主任的其父郭鲜江以答应“还款”为由将郭卫兵保释。8月22日,泽州县纪委案管室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证实,曾给予郭卫兵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葛万村民提供的材料还显示,葛万村于2012年5月将营业面积50平方米的便利店无偿提供给郭锁池长期使用,他们称郭锁池是郭卫兵的岳父;猪场项目承建人李志军用快递寄来包工欠款101万元的催款单,而会计公布的此项欠款为82万元,他们质疑提交审计的村委账目有假。

村民们质疑,郭台铭先生千万捐款未被规范使用,导致村里背上500多万元的外债,村委账户被封,村里一切公共事务陷于困境,始作俑者郭卫兵却仅得到一个“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2014年9月期满)。

对此,南都记者于8月30日致电南岭乡张乡长咨询。张乡长表示,葛万村的账户已经开通,二次审计已经结束,郭台铭的1000万元捐款使用没什么问题。

对此,葛万村现任党支部书记兼主任郭揪柱给出了不同的说法,其称,在县政府的协调下,法院要求村委制定还款计划并向焦拥军承诺按期还款,后对村委账户临时解封,二次审计仍然在进行中。郭揪柱表示,郭台铭的1000万捐款在使用过程中,没有经过村两委会议、没有预算、没有决算、没有图纸、花了钱也大部分没有发票,账目也不清楚。

8月22日,南都记者还曾向泽州县纪委发出采访函,但至发稿未获答复。

南都记者亦曾致电郭卫兵本人,在听明记者问题后,郭卫兵将电话挂断。

多位葛万村村民表示,在2012年回到葛万村向60岁以上老人发放慰问金以后,郭台铭再未回去。南都记者查询公开报道,亦未见其于2012年后再次回乡的报道。

发稿前,记者再次致电郭揪柱,其再次表示,二次审计仍然在进行。

对话

郭台铭捐款监督人郭小平:

“猪场挣钱,但都承包商赚了”

南都:郭台铭先生的捐款是什么时候到账的?有没有捐款协议?

郭小平:大概2006年底,具体情况县台办的账上有记录,有捐款协议。

南都:协议有没有写这1000万捐款具体用来干啥?

郭小平:当时是我以县台办的名义向郭台铭先生递交的捐款支援葛万村新农村建设的请示。郭台铭先生根据请示决定捐款1000万元,指定台办和我为监督人。

南都:您什么时候发现3000头养猪场变成万头养猪场的?

郭小平:记不清了,当时是乡政府和畜牧局为了搞政绩工程想让村里建万头猪场,郭卫兵他们说搞万头猪场政府有补贴,不缺资金,我说只能给你500万,至于你怎么弄我管不了。

南都:猪场对外承包您同意不?

郭小平:那是村里的事情。

南都:每年30万的价格把猪场承包出去合适不?

郭小平:肯定是偏低,应该是制定一个标底,进行公开招标,出价高的承包,现在这30万恐怕猪场的利息都不够。

南都:您觉得这个猪场建得成功不成功?

郭小平:其实这个猪场近几年是挣了钱的,一个政府扶持,再一个猪肉价格这几年也挺不错的,但是人家承包这一家赚了钱了。

南都:后来您有没有把这些事和郭台铭先生说?

郭小平:这个我不能和人家说,哪能去跟人家沟通这个事情,挺丢人的。

采写:南都记者 嵇石

实习生 杨安平

作者:嵇石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