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朝鲜强迫建筑工人吸毒延长工作时间  

2016-08-12 08:40:58|  分类: 关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鲜强制建筑工人吸毒延长工作时间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金正恩继承权力后,在首都平壤大兴土木,建造大量的摩天大楼。消息人士透露,监工为了尽快完工,提供冰毒给建筑工人,以提升他们的工作效率及速度。知情人士指出,朝鲜建筑工人饱受痛苦。

光华网引述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说,为了加快建筑进度,工人被勒令于夜间施工,监工还向工人提供冰毒,导致工人怨声载道。

在一座荒废的建筑物外墙,罕有地看到心怀不满的工人写下抗议字句,如“平壤的建筑进度,就如毒品的流通进度”、“工人都是吸毒的士兵”等。

冰毒又名甲基安非他命,能提升精力,效果能持续4小时,因此被监工用作提升工人施工效率的手段。朝鲜过去曾被指出口冰毒图利。

  红火的的朝鲜毒品生意

  每年的春夏之交,在很多朝鲜的劳改营外,大片的罂粟花便会在阳光下妖艳地开放。罂粟在朝鲜是个神秘又公开的存在。因为核问题的存在,朝鲜政府成功转移了公众的视线,让朝鲜的毒品问题一直藏在外界的眼皮子底下。毒品贸易在朝鲜是一个“亮点”,它与导弹出口一起成为朝鲜获得外汇的重要手段。而兴隆的毒品贸易让中国东北三省饱受毒货之害,而这一严重问题也得到中国官方高度关注,打击力度不断加大。

与世界上其他毒品产区不同,朝鲜能在毒品领域占据一席之地与官方的支持分不开。20世纪90年代,在朝鲜国内制造业崩溃后,朝鲜陷入严重经济危机。在金正日的指导下,朝鲜开始大规模生产和制造毒品。金正日认为,海洛因能快速弥补出口下降带来的财政亏空。他命令,每一个集体农庄都要拨出12英亩的农田种植罂粟。

  2012年有媒体援引美国反毒品局数据称,朝鲜每年约生产40吨鸦片,是世界第三大鸦片出口国和第六大海洛因出口国。美国国会调查局2004年的报告称,朝鲜每年出口5亿美元的毒品,其中一些收入用于军费等。该报告还透露,朝鲜劳动党第39号室主导着毒品交易。

  与其他毒品产区不同的是,朝鲜的毒品种植和生产,被普遍认为是官方行为:朝鲜几乎没有私人经济,除了官方和军方,没有任何人有能力经营毒品。一位前平安北道的校长说,在1984-1991年间,在政府的命令下,他经常带领学生种鸦片。“全国各地的学校都分配了种植鸦片的地块。”一位老师说,在收获的季节,学生还会偷一部分成熟的作物去卖。

  朝鲜的鸦片种植具有很多优势。首先,朝鲜完全对外封闭,外界对毒品的种植和生产情况几无了解;其次朝鲜是个多山的国家,山区散落着很多废弃工厂,而这成为毒品生产的最佳地点。据韩媒报道,朝鲜的毒品生产集中在咸兴,而这里就有一个二战时期日本人建造的复杂的化学工厂群。

  通过外交渠道运输毒品除了生产毒品有官方背景外,朝鲜政府还会通过外交使团或者政府官员运输毒品,从而躲避各国海关检查。据美国国会的研究报告,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有50多名朝鲜外交官或者政府官员,在20多个国家,因为运输毒品而被抓获。

  例如,1977年,委内瑞拉政府将朝鲜大使馆人员全体驱逐出境,原因就是他们被发现从事毒品交易。2003年,朝鲜货船“烽燧”号船员因涉嫌走私价值1.5亿澳元的海洛因而在悉尼被捕。2004年6月,2名朝鲜外交官在埃及因涉嫌从事非法毒品交易被捕。2006年,澳大利亚派出战机在公海上将屡教不改的“烽燧”号击沉。除此外,朝鲜在中、俄、日等其他国家的一些外交官,也都曾因为被发现携带毒品或者销售毒品遭到驱逐。

  朝鲜国内的一些外贸官员似乎也背有销售毒品的压力,一位在朝鲜工作数年的中国人曾经多次被他们问能否“带货”去中国。

  据估计,朝鲜每年出口海洛因的收入在5亿-10亿美元之间,但无法确切知道他们生产毒品的利润。朝鲜的海洛因生产规模令人瞠目,但朝鲜毒品问题在过去十年间,却乏人关注,原因何在?因为除了毒品还有更大的议题吸引着国际社会的关注:朝鲜的核武器。

  朝鲜国内毒品泛滥 被当成治病良药朝鲜毒品除了用来换取外汇,也成为高官们的消费品,而近几年来,吸毒开始从上层向下层扩散。《朝鲜日报》曾报道称,2008年6月,朝鲜保卫司令部要员因为误吸另一高官的含有毒品的特殊香烟,当场中毒昏迷,很快死亡。该报引用消息人士的话称:“朝鲜生产毒品已持续20年以上,毒瘾可能已经扩散到军方和党高层人士。但是,必须向最高领导人隐瞒这一事实。”

  朝鲜正在成为毒品的无风地带。从小孩子到老人,不论年龄和阶层,毒品正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开来。一名朝鲜咸兴居民在曾对韩媒称:“你就想在咸兴稍微有点钱的人大部分都在吸毒就可以了。搞贸易的人最多。驾驶长途大客或搬运集装箱的司机也很多。甚至保安署的保安员也吸毒……或许每个人的吸毒次数和中毒情况不同,但吃着大米的咸兴人大都吸过一两次毒。”张成泽案发后,朝鲜对他的指控罪名中就有一项“吸食毒品”。

  因为朝鲜医用药物奇缺,而身边却充斥着毒品,因此在许多朝鲜民众心中,毒品甚至已经成为普遍的治病良药。“癌症患者会使用它,这种毒品已经成为他们唯一的药物。”一位NGO的工作人员曾对媒体说。一位走私贩在2009年叛逃后说,他曾看见过一位医生用冰毒给他朋友的父亲治病。“他服用之后就可以说话了,而且5分钟之后手也可以动了。因为这种疗效,很多老人真的把它当药了。”一位在朝鲜工作数年的中国人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他在朝鲜拉肚子,当地人就用鸦片熬汤当药给他喝。

  中国东三省的朝鲜毒品

  朝鲜“毒源”的存在给周边国家,特别是中国产生了颇大的影响。2011年,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在做客人民网时透露了东北地区毒品泛滥的严峻形势,“(中国)吸食冰毒人员明显增多,东北地区滥用情况突出,东三省登记的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已占全部吸毒人员的72%以上。”既非沿海地区、也非毒品产地的东三省成为重灾区,出乎国人意料。与东三省接壤或为临近的俄罗斯、韩国均为毒品输入地,而非重要产地,只有朝鲜自1990年代以来在大面积种植和制造毒品。大量证据也表明,来自朝鲜的毒品,尤其是冰毒,在东三省泛滥成灾。

  在靠近朝鲜的边境地区,更是重灾区中的重灾区。新华社曾于2010年报道称,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已成为毒品主要走私通道、中转站、集散地和消费地”。

  延吉市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从1995年的44人增加到2010年前后的2090人,增长了近47倍。吸毒人员也渐低龄化,1996年以前平均年龄40岁左右,如今63%的吸毒者年龄在17-35岁之间,最小的不满14岁。吸毒人员也在全方位扩大。从过去个体经商、闲散人员,到现在的公务员,甚至扩大到中小学生。据不完全统计,从事边贸的商人中约有30%人员吸毒。

  东三省的毒品泛滥问题早就引起中国方面的愤怒。早在2005年,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毒品专家组甚至向媒体公开点名批评朝鲜:“犯罪分子通过与朝鲜境内的贩毒分子相勾结,将从朝鲜地下加工厂生产的毒品,通过吉林省延吉市偷运至境内然后再运往全国各地贩卖。”

  2010年中国没收的朝鲜产毒品价值达6000万美元。针对朝鲜产毒品,中国也开始与韩国密切合作。当时韩国第二大报纸《中央日报》引用外交消息称:“中国愤怒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