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德国爆发示威要求默克尔下台  

2016-07-31 17:43:32|  分类: 关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国爆发示威要求默克尔下台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今天,德国柏林有超过5000名示威者游行,抗议总理默克尔收容难民的政策,并要求她下台。在全国各地,亦有数千人上街抗议其向难民“大开门户”的政策。

德国7月中开始接连发生5宗袭击,造成15人死亡,包括4名施袭者。由于部分袭击由难民发动,因而触发民众不满,政界左翼人士也质疑难民政策。不过默克尔上周会见记者时,为自己的难民政策辩护,指决策正确,坚信德国能完成收容难民这项历史使命。

5000多名示威者周六在柏林的华盛顿广场聚集,挥动旗帜和高呼口号,有人更手持要求默克尔下台的横额。他们都是响应网上一个反移民组织号召,不满默克尔经过近日多宗与难民有关的袭击后,仍拒绝收紧难民政策。同一时间,有数百名左翼人士聚集,双方一度对骂,指右翼团体是法西斯。

德国近期接连发生涉及难民的袭击事件,包括在7月中一名17岁的阿富汗难民在火车用斧头及刀斩伤4名香港人,以及1名叙利亚男子在户外音乐节会场附近引爆炸弹等,令政府大开门户的移民政策备受质疑。

德国爆发示威要求默克尔下台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欧洲人道主义和福利保障吸引了难民

INTERVIEW ON AN ILLEGAL MIGRANT
UNE ENTREVUE AVEC UN PASSAGER CLANDESTIN

作者:刘植荣 

2016731,利比亚当局指出,这个月在的黎波里以西塞卜拉泰(Sabratha)市的海岸,发现了超过120具偷渡者的遗体。

该市市长胡辛塔迪今天受询时说,几乎每一天都有偷渡者的遗体被冲上岸,上周有一天,当局在一天内发现了53具遗体。

利比亚是难民企图横渡地中海偷渡到欧洲大陆的出发站,今年至今,已有超过3000人在偷渡过程中命丧地中海。

此外,国际移民组织(IOM)指出,本周有将近九万人偷渡前往意大利,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4%

多年来,难民问题一直困扰着欧洲。世界贫苦百姓都设法进入欧洲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欧洲的人道主义良心和社会福利保障。进入欧洲,哪怕你是难民身份,也让你感到做人的尊严。

英国天空电视台200969日报道说,英国警方破获一起最大规模偷渡案,犯罪团伙将数百中国人偷渡进英国。看了此报道后,我在思考这样的问题,明知偷渡有多佛尔港、莫克姆湾海滩之类的危险,明知偷渡要花几十万给蛇头,明知打黑工是非人的待遇,那人们为什么还要偷渡呢?难道他们非要放弃正路走邪路?难道他们不希望进天堂而偏要下地狱?带着这个问题,我采访了偷渡到英国的中国27岁的偷渡客韩来温,下面记录的,就是这个偷渡客讲述的真实偷渡生活与心路。

 

不偷渡没出息 Illegal Migrants Have Good Prospects


韩来温:刘老师,我想告诉您,我是个偷渡客,您相信么?

刘植荣:我相信,因为我不骗人,也不认为别人在骗我。如果你信任我,可以把你的偷渡经历及心路讲给我听。

韩来温:我知道您是个好人。我读了您写的好多文章,很真实,很能打动读者的心。前一段时间,因为想家精神压力很大,几乎快要崩溃了。后来看到您写的《为给妈妈治病,16岁少女闯非洲》,这篇文章给我很大鼓舞,我的精神状态马上恢复了过来,我要像文章中的阿玲学习,勇敢地面对人生。刘老师,我想先问问您,您是怎么看待偷渡客的呢?

刘植荣:人各有志。偷渡客也是人,你们为了生活,为了生活得好些,为了子女未来的幸福,冒险偷渡他国艰难谋生,这种精神是值得敬佩的。偷渡客要比国内那些腐败官员们高尚多了。

韩来温:看来我没看错人,您理解我们。我之所以勇于向您承认我是偷渡客,要向您讲述我的偷渡生活,是因为我觉得您是个公道人,写出来的文章没有偏见,不至于伤害我们的感情。因为偷渡客的来路都不一样,即使偷渡客在国外也彼此心照不宣,避免接触。即使有所接触,也交往不深。我承认,我们这些人在外国处于社会的最低层,也就是黑市居民。一些作者出于某种目的,总是歪曲偷渡客的真实生活,把偷渡客写成魔鬼。我们是人,是有血、有肉、有责任心的人。我希望您能写出真实的偷渡生活。

刘植荣:请放心,我会不加任何个人偏见地真实记录偷渡生活的。你知道,偷渡很危险,究竟是什么动机让你偷渡的呢?

韩来温:我是福建福清人,好像我一生在那里,偷渡的命运就已降临到我身上。生在我们那个地方的人是可悲的,从小就被灌输偷渡的观念,长大后要出国,到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在我们那里,出国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好像这是人生的必由之路。在我们那里,你不出去人家会笑话你没出息。我也和其他家乡人一样,在这种思想的熏陶下,走上了偷渡的路,在异国他乡寻找着自己的梦想。到了国外才发现,一切并非在国内想象的那么好,我想,最主要的还是语言问题,那些英语好的人在这里生活还是很容易的。

刘植荣:那你为什么要选择英国,而不去欧洲其他国家或美国、加拿大呢?

韩来温:我考虑的主要的价钱问题。我是2004年偷渡来英国的,那时,到加拿大和美国要50多万人民币,到英国是21万。去西班牙要便宜些,只有12万,但在西班牙打工工资太低。所以,我选择了英国,一是因为价钱不是很高,还是可以接受的,二是因为英国的工资也是可以的,以前人民币对外币的汇率没升值时我一个月可以赚15000元人民币,现在汇率低了也就10000多一点。还有,偷渡来英国的老乡多,在这里大家互相有个照应。福建人一般去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浙江人大多去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

刘植荣:交给蛇头的21万你是怎么筹集的?怎么找的蛇头?是偷渡之前交给蛇头还是偷渡成功后交或是分批付款?

韩来温:偷渡的21万元费用是父母找亲戚借的,这个价格是坐飞机偷渡的价钱,途中没有危险的。偷渡英国的费用也有17万的,但那是走陆路的价钱,途中乘坐各种交通工具或徒步展转几个月,很危险。偷渡费是我到达英国后由家里一次性支付给蛇头。蛇头是朋友给介绍的,还是很守信用的,来英国前的一切费用,都由蛇头垫付,这包括购买证件、制作假证件、贿赂各国边检和海关人员、机票和食宿等。

刘植荣:你偷渡是自己决定的,还是父母为你安排的?

韩来温:偷渡完全是由我自己决定的,父母没干涉,我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生死偷渡路 Road to Paradise Is Dangerous


刘植荣:你讲讲你的偷渡过程好么?

韩来温:我的偷渡过程很简单,从北京飞到俄罗斯,再从俄罗斯飞到法国,然后在法国坐火车到英国。用的几本护照都不是我自己的,从中国到法国我用的是中国留法学生的护照,护照是真的,但照片换成了我的。从法国到英国我用的是日本人的护照,连照片都没换,中国人、日本人,老外是不容易区分的。我离开家乡时只有两个人,那个也是我们村的。到法国的时候,就有十几个人了,不过是去不同国家的。有来英国的,有去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也有去美国和加拿大的。

刘植荣:你用的护照是怎么弄来的?

韩来温:具体怎么搞的,我也说不清楚,都是蛇头给搞的。您不是在法国留学过么?那里好多留学生丢护照,有的可能是被盗了,有的我想是自己高价卖给蛇头的。我们过关后,丢护照的留学生应该到当局报失护照的,但绝对不能在我们过关前报失,那样我们持的护照就被吊销了,就过不了关了。从我来英国一路顺利看,我想,我用的护照肯定是买来的,因为护照的人和蛇头达成了默契。

刘植荣:你用假证件旅行,心里是不是很害怕,特别是通过边防检查的时候?

韩来温:是呀,很害怕的。可奇怪的是,检查人员根本就没看我护照上的照片,接过护照,盖了章就让我过去了。我想,可能是蛇头买通了这些边防和海关的检查人员了,也许是他们工作不认真。

刘植荣:你到英国后,住宿和工作是怎么解决的?蛇头管么?

韩来温:我的脚一踏上英国的国土,蛇头就算完成了任务,就要向家里索要21万元的偷渡费,以后的一切事情就要靠自己,和蛇头没任何关系了。过了英吉利海峡的第一站——好象是拉姆斯盖特——蛇头就安排我下车了,说这里查得不严。那时,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英国的什么地方。离开家时,身上只带了点欧元,没带英镑,我必须找个地方把欧元换成英镑。我不会英语,只能找中国人帮忙。在大街上转悠了半天,忽然看见一个中国人,我高兴地跑了上去。她瞥了我一眼,连句话也没说,扭头就走了。这是我来到英国第一次面对面地与人接触,而且对方是个中国人。见自己的同胞都瞧不起我,使我对未来有些恐惧。后来找到一家中国餐馆,老板是马来西亚人,他会讲汉语,他给我换了英镑,还帮我叫了的士去火车站。我很感激这个马来西亚人,付给他一些小费。到了火车站,买了去伦敦的票。火车很快就到了伦敦,我出站后就找唐人街,在那里打电话叫老乡来接我。我算是幸运的,在老乡那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就帮我在爱丁堡找到了工作。

刘植荣:你的偷渡还是比较顺利的。那你身边的人有没有偷渡时遇到危险的?

韩来温:当然有了。我想,多佛尔港事件你是知道的。2000619日,在英国多佛尔港一辆蔬菜冷藏车里发现了5820岁上下的男女尸体和2名奄奄一息的男子,他们都是来自福建的偷渡客,他们那年2月集体离开中国,经俄罗斯进入捷克,再进入欧盟国家,最后来英国。在他们那批偷渡的人中,我就认识一个人,他本来也上到那个冷藏车里,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赶了下来,逃过一劫。

前段时间,我们村的几个偷渡客用自己的真护照到俄罗斯。到了俄罗斯,人就多了,他们这伙人中最小的17岁,最大的40多岁,还有几个女的。他们要烧毁身上的所有证件,然后偷渡到乌克兰。在乌克兰坐车到捷克边境,在那里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捷克。有两个佩枪的当地人带他们爬山。当然,这一切都是蛇头安排的。那两个带枪的人常用枪恫吓我老乡,让他们快走。他们在边境隐藏了两天,才找的闯边境的时机。为了便于爬山,他们带的食品和水都很少,衣服也很单薄,在爬山和隐藏时,真是饥寒交迫,受的那份罪是难以形容的。刚越过边境,捷克的边防警察就发现了他们,一个老乡迅速跳到河里藏了起来,其他人则被抓住,被关进漆黑的地下室里。那个躲在河里的老乡见警察走远了,就上了岸,依在河边的一棵树上坐了下来,想休息会儿再说。他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等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警察和凶恶的狼狗。警察把他也关进了那个地下室。他们自己也不清楚在地下室呆了几天,一天,一个人装死,几个女的就大声哭叫,目的是引起警察的注意。这一着还真灵,结果警察把他们给放了,可能是警察担心出了人命,不好向上司交代。在捷克被抓,一般不会被赶出去的,审讯完了,关几天就会被释放。从捷克去意大利就很容易了,坐火车去,那边是欧盟,没那么严,一般不会出事的。老乡对我说,从乌克兰爬山过捷克边境,简直就是在地狱走了一趟!福建三明的一个妇女就死在捷克的山上。我问过他们:如果让你们再去捷克爬一次山,还去么?他们说:死过一次了,还想再死么?!” 

 

谋生英伦  Carving out a Career in UK


刘植荣:你在英国好找工作么?具体做什么?

韩来温:我刚才说了,我来到英国后,第二天老乡就帮我在爱丁堡找到了工作,是在一家中餐馆洗碗。老板是个华人,很黑,什么福利都不给我们,我做了6个星期就离开了那里,来到了曼彻斯特现在这家餐馆。

刘植荣:在中餐馆打工的待遇如何?

韩来温:我在爱丁堡的时候,工资是每周155英镑,包吃住。我现在是二厨,工资是每周270英镑,同样包吃住。我在这家餐馆做了快5年了,原来什么福利都有的,去年英国政府打击黑工,工作不好找了,老板就把我们的福利取消了,不过仍然包吃住。过去,我每4个月就有一个星期的带薪休假,节假日也放假,现在这些都没了,每个星期只休息一天。

刘植荣:你遇到过查黑工的么?

韩来温:我没遇到过。去年有3个月查得紧,那时,老板也不敢让我们上班,怕被抓挨罚——雇黑工要罚1万英镑的!

刘植荣:那3个月不上班,有工资么?

韩来温:有的。但去年年底,老板扣了我1000英镑,说我很长时间没上班,生意也不是很好。由于经济危机,再加上政府抓黑工,现在实在不好找工作,扣了钱也不敢言语的。不过我还是感谢我这个老板的,要是中国老板,休息3个月肯定不会给工资的。

刘植荣:老板是哪里人?

刘植荣:你经常给家寄钱么?

韩来温:我赚的钱全部寄回家。因为我在这里没有合法身份,在银行开不了户,寄回去比较安全。借的那21万元的偷渡费,我来后一年多就还清了。

刘植荣:你在英国5年了,感到英国人友好么?

韩来温:友好呀。老外的整体素质还是比较高的,比如我问路,他们都会带我到要去的地方。说实话,我们这些偷渡客在英国遭华人歧视要比遭英国人歧视严重得多。

刘植荣:英国的中餐馆多么?到中餐馆吃饭的中国人多还是英国人多?外国人怎么评价中国餐?

韩来温:在英国,任何地方都能找到中餐馆,几乎任何村庄都有中国餐馆。来中餐馆吃饭的中国人很少,几乎都是老外,一般都是熟客。因为我们是改良过的中国餐,还是比较适合老外口味的。现在经济不景气,生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刘植荣:英国人在中餐馆吃一顿饭,平均每人消费多少英镑?

韩来温:大概每人消费15—20英镑的样子。 

 

卖盗版DVD被抓 Arrested for Selling Piratical DVDs


刘植荣:你到英国,一直在餐馆打工,没干过别的么?

韩来温:在去年查黑工紧的那3个月,老板给我放了3个月的假。我闲得慌,就想找点事儿干,决定去卖盗版DVD。结果刚拿到一家酒吧,还没卖一张,就被警察抓住了。

刘植荣:讲讲你被抓的经过,好么?

韩来温:英国警察很和蔼,一点也不凶,但抓我的时候还是用手铐的。到了警察局,他们问我是那里人,会英文吗。这些简单的问题我都能听懂,我对他们说我不会英文的。他们把一些文件放到我面前,等律师和翻译来做口供笔录。律师和翻译来了,警察开始问我一些问题。在问问题前,警察对我说,我有权不回答他的问题。警察问我要不要打电话给我朋友,让他们知道我在哪里。我说不需要。然后警察就陈述在哪里抓住我的,为什么要抓我,通过翻译跟我核对一下事实。翻译是香港华人,她的国语讲得不好,我也会说广东话,所以我和翻译就讲广东话。我的广东话是我到英国后学会的。警察问我承认不承认这些DVD是我的。我说承认。然后,警察又问我们知道不知道这些DVD上的影片都是有版权的,盗版DVD是绝对不可卖的。我说,我不知道这些DVD是盗版的,是不可以卖的,我朋友告诉我这些是可以卖的。警察还问我为什么要卖DVD,这些DVD是从哪里弄来的,是什么人给我的。我对警察说,因为我没有地方住,没有东西吃,才去卖DVD的。这些DVD是一个朋友给我的,我也不知道他住什么地方,他打电话给我,要我去一个什么地方拿DVD的。最后,警察告诉我,这些DVD是盗版的,是不可以卖的,由于我是第一次被抓,只给我口头警告。我在警察局呆了一晚上,第二天,难民部门的人来了,把我接到了难民中心。

刘植荣:你被警察抓住,害怕么?

韩来温:警察抓我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知道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过去也听别人讲过被警察抓的事情。

刘植荣:他们搜身或查看你手机的通话记录么?

韩来温:警察是不搜身的,也不允许查验我手机的。英国还是讲人权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 

 

难民中心的生活Living in Asylum
刘植荣:欧洲人道主义和福利保障吸引了难民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刘植荣:你到难民中心的情景是怎样的?

韩来温:难民中心是难民的临时住处,主要是难民在那里甄别身份,申请难民卡。等拿到难民卡,就可以般到英国政府为难民提供的福利房。难民卡申请需要一两周,在等的这段时间内,就住在难民中心。难民中心就像中国政府机关的单身宿舍,一个人一个房间,洗手间和厨房是大家共用的。在那里,我每周领取35英镑的生活费。难民中心是开放的,我可以到任何地方去,只要晚上回来报到就行,因为他们好知道我一直在,好给我申请房子。我也可以离开那里3天,不过要跟工作人员说一下。

刘植荣:你是如何申请难民的?

韩来温:我申请的是政治难民,就是瞎说了。惭愧啊,说了中国政府一些坏话。就说,在中国因为想把一次民主运动的真相告诉我们这一代人,政府就迫害我,就抓我,所以才偷渡来英国避难。

刘植荣:那时你很小,没参加过那次运动,怎么能告诉别人真相呢?

韩来温:我就说是拿一些材料给年轻人看,告诉他们我们中国发生过这件事情。我是瞎说的。

刘植荣:你有难民身份,是不是就可以永久留在英国?

韩来温:只要不违法,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

刘植荣:英国政府不遣返难民么?

韩来温:如果是马来西亚人,一抓到就会被遣返。如果是中国人,一般是不遣返的,这和中国政府的政治有很大关系,因为中英两国政府的立场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贪官都往国外跑,不好被引渡的原因。

刘植荣:你在难民中心呆了多久?

韩来温:我的难民卡一个星期就下来了,然后,我就搬到了分给我的福利房。 

 

难民福利Refugees on Welfare


刘植荣:那住在福利房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韩来温:福利房是英国政府为那些没有工作或难民免费提供的住房。住福利房是很自由的,但不可一次离开超过2个星期。2个星期不在那里住,他们就收回房子给其他难民了。

刘植荣:福利房的条件如何?

韩来温:福利房就像中国的单元房,如果是家庭,根据家庭的大小,分给面积不等的福利房。我是单身,不能独自住一套房子,就和一个黑人合住一套房子。房子约80平方米,有两间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洗衣机、煤气、电视,什么都有,你想要什么生活用品,跟福利官说一下,他们会免费提供,床单、毛毯也给免费换洗。英国政府每周发给我们生活费,第一周是90多英镑,从第二周起,每周35英镑。

刘植荣:管理福利房的人对你们客气么?

韩来温:接待我们的一般都是志愿者,他们对我们都很好的,帮我们安排一切。

刘植荣:既然福利房条件这么好,那你为什么不一直住在那里呢?

韩来温:我可不是来英国享受的,来享受他们给我的福利的。我是来打工的,是来赚钱的。因为住在福利房里,自己在外打工很容易被发现。如果发现打工,他们就会收回我的福利房,把我关到难民营了,有的被关两三个星期,有的被关八九个月,这就看你的运气了。因为难民是不允许打工的,英国政府负责难民的生活和一些福利。难民即使不住福利房、不领福利也是不可以打工的,不过那样被抓了,处置得较轻,不至于被关进难民营,因为我要生存,没有生活来源当然要打黑工,这样好像还有情可原。过去,有的难民是可以打工的,不过从去年开始就改了,所有难民都不可以打工了,所以,老板才会压我们的工资,扣我们的福利,因为现在找工作实在太难了。我在福利房里住了1个月就逃走了,搬到我现在打工的餐馆住了,老板免费提供食宿。

刘植荣:所有偷渡客都持难民卡么?

韩来温:多数人有难民身份,因为申请难民资格还是比较容易的。不过也有没有的。如果结婚生孩子,有了难民卡,就可以申请正式居住证了。

刘植荣:难民生的孩子能获得英国籍么?

韩来温:以前只要等小孩7岁了,就可以获得英国籍。现在也改了,需要申请,但不一定都给。难民生的孩子是无国籍人。

刘植荣:你的难民身份,在英国都享受什么福利?

韩来温:难民在英国享受的福利还是不少的。英国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他们的National Health Service医疗保障制度覆盖所有在英国居住的人,不管你有没有工作,从事什么职业,来自哪个国家,都可以享受这种免费医疗服务。所以,我在这里的医疗是完全免费的,去医院看医生或住院免费,还可以注册免费家庭医生,可以随时预约家庭医生。难民或难民的孩子上学也是免费的,因为英国的国民教育完全免费,不像中国的学校,收那么多的学杂费。

 

偷渡成功,爱情失败 Succeeded in Going abroad, Failed in Love


刘植荣:你谈女朋友了么?

韩来温:我走上偷渡这条路,最大的损失就是爱情。在国内的时候,我跟其他年轻人一样,开始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找女朋友的第一个需求就是性,只要漂亮、性感就可以,其他的都不管。其实那不是爱,而是性。让我知道什么是爱的那个女孩是我交的第二个女朋友,她是我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我中学没读完,就跟父母到外地做生意,所以我和她有4年没见面,也没有联系,那时,我们还没确定恋爱关系,只是不错的同学。后来,在我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我见到了她,她居然还是我朋友的堂妹。我们毕竟是老同学,一见如故,聊得很亲热,很快,我们就恋爱了。三个月后,我要出国,我要她等我,她也答应等我,结果2年后她结婚了,可新郎不是我。她结婚三年了,我总在一些特定的日子想起她,在孤独的时候想起她。也许,我仍然爱着她。

刘植荣:你出国后经常和她联系么?

韩来温:我经常和她联系的,在她结婚的前2天,我还给她打电话,可接电话的不是她,是她现在的老公,他告诉我他要和她结婚了,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刘植荣:你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韩来温:说不出来的难受。毕竟她是我爱过的女孩。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不在她身边,不能阻止人家获得爱情和婚姻生活的权利。

 

偷渡专业户 A family of Illegal Migrants


刘植荣:你兄弟姐妹几个?

韩来温: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姐姐在日本,也在餐馆打工。哥哥也是2004年偷渡来英国的,但比我晚半年。

刘植荣:那为什么你们哥俩不一起来呢?

韩来温:那是不可能的。一是40多万元的偷渡费我们家一时筹不起来,再有,那时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不敢冒这么大的险。等我来到英国后,见情况还不错,才让我哥哥出来的。

刘植荣:你亲自体验了偷渡和打黑工的艰辛,为什么还让哥哥偷渡来英国呢?

韩来温:我哥哥的偷渡心情和我当时的偷渡心情是一样的。当时,我偷渡到英国的表哥也对我说过,还是在中国好,劝我不要出去,可我还是出国了。那时,我心里想,你说在中国好,为什么呆在英国不回来?表嫂也是偷渡来英国的,他们是在英国认识结婚的,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还不到1岁。他们住福利房,80多平方米,楼上楼下,全家每周可以领取100多英镑的生活费。现在,他们一家正在申请正式身份。

刘植荣:你哥哥和表哥、表嫂都做什么工作?

韩来温:在英国的中国人,大多数都是在餐馆打工的。在英国的中国偷渡客大约有5万,这些人中,10个里面就有7个是做餐馆的,2个卖盗版DVD的,1个做装修的。我哥哥还有表哥、表嫂也是厨师。

刘植荣:国内有没有人托你帮忙偷渡来英国?

韩来温:有啊,可是我都没有帮忙,我怕把事情办砸了。其实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偷渡客的别样消遣Special Entertainment for Illegal Migrants


刘植荣:你来英国这么久,有没有找过小姐?

韩来温:没有。没有感情就没性趣。我知道,有不少人去找的,去找性工作者。可我一次都没找过。他们有时候开我玩笑,问我是不是同志

刘植荣:那工作之余,你怎么打发时光呢?

韩来温:我的主要消遣就是上网——聊天,浏览博客,看新闻。休息的时候也会去别的城市看看。

刘植荣:你怎么上网?费用贵么?

韩来温:我是用3G无线上网,在哪里都可以上,一个月15英镑,3G的流量,超过3G就给停了。我2005年花了700英镑买了个Acer笔记本电脑,后来给我哥哥了,我现在用的这个是新买的,也是700英镑,但配置要比那台旧的高多了。我给我哥哥电脑他也不怎么上网,他现在变成了赌徒。在英国,像我们这样的人生活是很枯燥的,就去赌场寻求刺激。他输光了就向我借钱,借给他的钱从来没还过我,我现在也不借给他了。赌场是个无底洞,会输得倾家荡产的。他去年把自己打工的血汗钱都输光了,我姐姐还替他换了7万元的赌债,他一年输了差不多20万。

刘植荣:你也去赌场么?

韩来温:十个中国人七个赌,我也偶尔去赌场的,不过我没有输钱,到现在还赢了1万多。不过,我也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像哥哥那样成为赌鬼。

刘植荣:你经常给家里打电话么?

韩来温:刚来的时候会经常打,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跟家人聊天,也打给朋友。现在很少打了,一般2个星期给家里打一次,给朋友半年打一次。20英镑的电话卡使用期限是3个月,可3个月后我卡上还有10英镑。我现在电话打得很少了。

刘植荣:你在英国感到孤独么?

韩来温:偷渡国外最可怕的就是孤独。因为我们是偷渡者,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没有什么朋友,活动范围很小。我在英国5年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像做贼一样,每天都是那么枯燥,没有一点的生机,就是打工挣钱,没有任何精神享受与追求,感到自己像个机器,生活得像死了一样。

 

偷渡客是叛国者还是爱国者?Are Illegal Migrants Patriots

刘植荣:欧洲人道主义和福利保障吸引了难民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刘植荣:你是怎么计划你未来的?想不想长期留在英国?

韩来温:我不会长期留在这里的,我想家啊,我属于中国。有的媒体把我们偷渡的人描写成叛国者,这让我们非常气愤,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的心路。偷渡客不是不爱国,只是我们在国内实在找不到机会,与其在国内受穷,给政府增加负担,还不如冒险赌一把,吃几年苦,将来回国过安稳的日子。在英国,就是那些有合法身份的中国人也是被人瞧不起的,这里毕竟是英国人的地盘,他们也不允许外国人来抢他们的饭碗的。我计划在2012年回国,回去买套房子,找个媳妇,生个孩子,享受天伦之乐。到那时,除去支付蛇头的钱,我净挣的钱应该不低于80万的。我来英国后,平均每年往家寄15万,这是诱惑我们偷渡的主要原因。

刘植荣:你没有护照,怎么回国呢?是不是还要找蛇头?

韩来温:回国就不需要找蛇头了,去中国领事馆打个回乡证就可以。其实那叫旅行证,不过我们都叫它回乡证,这样叫起来亲切,因为我们盼望着回到故乡啊。

刘植荣: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回乡证。回乡证是怎样的证件?你到领事馆怎么说,说是偷渡来的么?

韩来温:回乡证在国外和护照差不多,老外见有回乡证,就一切OK了。拿着家里寄来的身份证,就可以到中国领事馆办回乡证,领事馆的人才不问你是怎么来的呢。不过,持回乡证回到中国是要被罚款的,是公安罚我们,5000—20000元不等,这要看你遇到什么样的人了。这点也让我们很困惑:我们偷渡到英国,英国给我们福利;我们回到祖国,却要遭受罚款。

 

物质富了,精神穷了More Money, Less Spirit


刘植荣:大家都知道偷渡危险,可还有这么多人偷渡,根据你自己理解,这是为什么?

韩来温:因为大家都觉得在国外好赚钱。一般我们不会对家人说不好的一面,怕家里人担心,所以,国内的人不知道我们生活得是多么艰辛。我每次给国内的朋友打电话,都说:你们不要再出来了,在中国只要生活过得去就可以了,跟家人一起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快乐的。我现在是有钱了,但物质富了,精神穷了。

刘植荣:当你回国后,你认为这几年的偷渡生活有意义么?值得回忆么?

韩来温:当然有意义了。不偷渡,我在国内怎么能赚那么多钱,也许一辈子打光棍的。但值不值得回忆,这就很难说了。英国有部记录片叫《鬼佬》(Ghosts),反映的是2004年英国莫克姆湾海滩拾贝的23名中国偷渡客被大海吞噬的悲剧。我了解莫克姆海滩灾难的情况。您看《鬼佬》这部电影时,也许就当作社会百态一样看新鲜,可我在看的时候,都哭了起来。我们为了生存,竟是如此地艰辛!这部电影的女主角就是由来自福建的偷渡客林爱钦扮演的,她本来在国内做金银首饰加工,生活还是可以的,可她认为出国能为未来找一条更好的出路。可偷渡到英国后,遭受了人们无法想象的折磨。电影上演后,她自己都没有勇气去看,她说,很多镜头总让她哭。所以,我回国后,会尽快忘记偷渡的日子,不想去回忆这段辛酸的生活。其实,人生没有回忆,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刘植荣:你父母对你在英国持什么态度?他们希望你早回,还是长期在英国?

韩来温:他们希望我在这里成家,长期呆在这里。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在英国的精神压力有多大,因为我从来没把我在这里受的苦和他们讲过。

刘植荣:如果你回国,将来有了自己的孩子,你会让他/她偷渡么?

韩来温:不会的。我见表哥在这里结婚生孩子,实在不理解。我问他这样做值得吗?他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在英国,孩子上学是免费的,医疗也是免费的,还有,至少孩子可以讲纯正、流利的英语,将来孩子在英国不好找工作,回到国内他们也有特长。在英国,英语不算什么,可回到中国英语就是一门专业了。可我认为,20年后,中国也许发展得不比英国差。所以,我将来是不可能让我孩子偷渡的。 

采访后记Postscript

读者朋友,感谢你读完了这篇一万多字的访谈实录。现在,我们一起来思考开篇提出的问题:偷渡这么危险,费用这么高,生活这么艰苦,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年轻人偷渡呢?我想,答案只有一个,生活,生活得更好些,为了后代生活得幸福。水向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趋利避害是人的自然选择。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找不到工作,上不起学,买不起房子,娶不起老婆,看不起病,在那里没有任何希望时,那他/她要生活,选择偷渡,也许就选择了希望,选择了一条生存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