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蔡英文将向台湾原著居民道歉  

2016-07-31 15:50:17|  分类: 关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英文将向台湾原著居民道歉

蔡英文将向台湾原著居民道歉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明天(81日)是原住民族日,蔡英文兑现竞选前的承诺,将以总统身分向原住民道歉。总统府内明早将举行道歉仪式,仪式包括几项元素:「承认错误、揭露真相、和解、具体的做法」。

蔡英文在竞选时曾经承诺,如果她当选,将用总统身分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她当时表示,原住民历经不同政权的不公平对待,用总统身分道歉,不仅是尊重原住民族是这块土地的主人,也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开始。

总统府规划明天各族原住民代表将在总统府前广场有一个「呼喊仪式」,呼喊是确认自己原民身分,并告诉祖灵说「我们来了」,是以原住民族的身分走进总统府,见证道歉的仪式;蔡英文将在大门口亲自迎接,带领他们进入会场。

总统府指出,道歉仪式包括几项元素,「承认错误、揭露真相、和解、具体的做法」;这次仪式不仅是对原住民,也同时讲给汉人社会听,因为是强调族群和解。

明天上午总统府内举行道歉仪式,程序包括祈福仪式、总统发表道歉文、族人响应、交换信物,下午则是政策具体说明;明天总统府也将公布原住民族转型正义委员会设置要点,由蔡英文亲自担任召集人。

国安会咨询委员姚人多说,蔡英文是代表现在的政府与过去的政权,对原住民族所造成的伤害而道歉;道歉不是去追究哪个政权应该负最大责任,道歉是开始、是承认过去所造成的错误。

姚人多说,明天道歉仪式的主体不是蔡英文本人,而是原住民族;以往在总统府内的典礼,总统出现时会有「恭迎总统」这4个字,但明天的仪式不会出现这4个字,因为明天的主体是原住民。

他说,总统发表道歉文稿后,将由原住民代表当场响应,之后双方会交换信物;当天也是一个对等的安排,双方同时站在台上,象征两边对等的地位。

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作者:刘植荣
刘植荣: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2012618日,美国众议院全票表决通过了上一年参议院同样全票通过的对1882年《排华法案》道歉案。《排华法案》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针对某一族裔移民的排斥法案,该法案直到1943年才被废除。

  读者不禁要问,政府干吗对一百多年前、经历了不知多少任政府的行为兴师动众进行立法道歉呢?其他国家政府也会这样做吗?本文通过介绍三个国家的政府道歉的曲折历程,或许能为读者找到答案。

1. 俄罗斯道歉:下跪可以口难开

201047日,时任俄罗斯总理的普京陪同到访的波兰总理唐纳德·图斯克,来到斯科西南360公里的卡廷森林,参加“卡廷大屠杀”70周年纪念活动。

  献花圈后,普京双手捧着深蓝色的玻璃缸,一支点燃的白色蜡烛在里面无声地燃烧着。普京低头缓缓走向花圈,右膝跪地,把玻璃缸轻轻摆放在花圈前。

  普京的这一跪,被媒体称为“良好祝愿与和解的空前行动”,是普京“代表俄罗斯人民对‘卡廷大屠杀’做出的比较真诚的反省”。

  在普京随后的讲话中,却找不到道歉的字眼,也没有承认这次屠杀犯下了战争罪,他把责任全部归咎于斯大林和苏联时期的极权制度。

  普京称,是斯大林下令进行的大屠杀,其目的是替1920年在波兰战俘营丧生的32000名苏联红军报仇,那些苏联红军在波兰战俘营死于饥饿和疾病。

  普京还说:“我们的国家在政治、法律和道义层面上已经对极权制度的罪恶给予准确的评价,我不能更改这个评价。”他还说:“俄罗斯人民和波兰人民应该牢记历史,不管历史真相有多么残酷。”

  纪念仪式后,波兰总理图斯克发表了动情的演讲,悼念被苏联秘密警察部队屠杀的波兰人。图斯克说:“普京总理,他们就在这里,他们就埋在我们脚下的泥土里,他们带着满身的弹孔正等着,看我们能不能把暴力和谎言化作和解。”

  在“卡廷大屠杀”70周年纪念活动当天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普京称,除了执行屠杀的人员名单外,俄罗斯已经公布了所有有关此次屠杀档案。我们之所以不公布屠杀者的名字,这是出于“人道”考虑,防止他们的后人因此受到牵连。

  普京特别强调说:“几十年来,人们一直试图用谎言掩盖‘卡廷大屠杀’的真相,但是,如果让俄罗斯人民对此承担责任,这又是另一种谎言和编造。”

  对此,赫尔辛基委员会主席本杰明·卡丹有不同的认识,他对美联社记者讲,屠杀无辜人民不需要辩解,他说:“我认为,任何形式的推脱都无法掩盖历史事实,因为事实就摆在那里。”

刘植荣: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19404月至5月,苏联红军将约22000名波兰人在苏联卡廷森林集体屠杀,其中包括8000名战俘,6000名警察,其余是政府公务员、地主、企业主、牧师等具有一定社会身份的人,斯大林亲自在屠杀文件上签字。正如普京所说,“卡廷大屠杀”是为1920年在波兰战俘营丧生的32000名苏联红军报仇。

  半个世纪来,苏联方面一直声称“卡廷大屠杀”是二战期间纳粹占领军所为。1990年,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期,他首次公开承认这次大屠杀是苏联内务委员会秘密警察(克格勃前身)所为。

  这次普京没有口头道歉,其实也情有可原,因为俄罗斯杜马没有就“卡廷大屠杀”道歉通过议案,政府领导人在没有得到议会授权的情况下,不能随便代表国家对某次事件道歉。可见,普京在“卡廷大屠杀”70周年纪念活动上的表现也算得体。

  对波兰方面来说,普京下跪这种肢体语言既表达了对屠杀遇难者的哀悼,也表达了内心的忏悔和歉意,也算是一种形式的道歉,得到了波兰人民的谅解。

  对俄罗斯方面来说,普京没有代表政府道歉,下跪只是个人行为,也不失俄罗斯人民的尊严,因为不知道俄罗斯人民对这次事件是什么态度,这样就避免了国内对他“凌驾于杜马之上”的越权指责。因为能真正代表本国人民公意的只有议会。

刘植荣: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2.加拿大道歉:一波三折终作赔偿

刘植荣: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2008611日,加拿大总理史蒂芬·哈珀代表加拿大政府向“印第安寄宿学校”中受害的土著学生及其亲属道歉。

  哈珀总理首先承认加拿大政府“印第安寄宿学校”政策的错误,认为这是加拿大历史上“悲痛的一章”。他动情地说:“很久以来,政府没有对此道歉,这是愈合伤痛、达成和解的障碍。为此,我代表加拿大政府和所有加拿大人民,在这个象征我们国家团结统一的会议厅里,我站在你们面前,就加拿大政府在‘印第安寄宿学校’制度中的所作所为向土著居民道歉。”

  最后,哈珀总理说:“加拿大政府真诚地道歉,请求加拿大土著居民对我们给他们带来如此沉重的伤痛给予宽恕。”哈珀用英语、法语和3种土著语言连续说了5声“对不起”。

刘植荣: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加拿大“印第安寄宿学校”制度建立于19世纪70年代,开始主要由教会进行管理。后来,政府也积极参与其中。建立“印第安寄宿学校”的初衷是“让土著居民融入主流社会”,但采取了极端的做法,强迫土著儿童离开家庭住进“印第安寄宿学校”,割断他们与家庭和社区传统文化的联系,使他们的文化被主流文化同化。

  当时,加拿大全境共有132所“印第安寄宿学校”,最后一所坐落在萨斯喀彻温,直到1996年才被关闭。一百多年里,“印第安寄宿学校”将15万土著儿童与他们的家庭和社区分离,其中一些学生在学校遭到性侵犯、身体和精神伤害,有的死于学校,也有一些学生彻底失去了与自己家庭的联系。

  由于“印第安寄宿学校”制度的前提是认定土著文化是低级的、落后的,后来,该项政策遭到越来越多的人的批评,认为这是一种民族歧视,是错误的政策,是要“从儿童时代消灭印第安人”,它严重伤害了土著居民,必须坚决摒除。

  1996年,加拿大政府通过了《土著居民问题皇家委员会决议报告》,要求对“印第安寄宿学校”的暴力侵犯人权的行为展开调查。大量的采访和历史资料证明,“印第安寄宿学校”存在文化上的和身体上的侵犯。后来,200名“印第安寄宿学校”幸存者联名起诉加拿大政府要求赔偿,加拿大政府于1998年开始着手处理对土著居民的赔偿问题。

  199817日,印第安与北部事务部部长简·斯图尔特与一名议员共同发表了《增强力量:加拿大土著行动计划》声明,旨在确认加拿大政府建立“印第安寄宿学校”承担何种责任,并建立一个3.5亿加元的“土著居民赔偿基金”,用于对土著居民受害者的赔偿。

  在渥太华由政府举行的一个午餐会上,斯图尔特部长向土著居民领导人和政府工作人员宣读了《和解声明》,斯图尔特部长说:“加拿大政府认识到政府在发展和管理这些‘印第安寄宿学校’中所扮演的角色,尤其是对那些在‘印第安寄宿学校’遭到性和身体侵犯悲剧的受害人,还有那些一直为此背负沉重负担、认为自己必须用某种方式负责的人,我们要强调,你们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你们的错,这一切将永不会再发生。我们对你们,那些在‘印第安寄宿学校’被这种悲剧所伤害的人们,表达深深的歉意。”

  该声明措辞非常谨慎,虽然表达了道歉之意,但只对那些在“印第安寄宿学校”受到性和身体侵犯的受害者道歉。显然,该道歉没有包含“印第安寄宿学校”政策本身以及由此造成的文化、政治、社会、经济和精神方面的影响,更没有承诺加拿大政府对“印第安寄宿学校”的幸存受害者及其亲属承担赔偿责任。

  土著居民对这个道歉反响不一。一些土著居民领导人立即驳回这个道歉声明,称它没有诚意,因为加拿大总理没有亲自道歉,这表明道歉并没有代表加拿大政府。但多数土著居民认为,部长的这个道歉与总理亲自道歉没什么不同,也能代表加拿大政府,这就足够了。

  另外,由于《和解声明》没有经过加拿大议会立法程序,不具备法律效力。所以,不少学者认为,加拿大政府的这个道歉,充其量只能称其为“准道歉”,并非是政府的正式道歉。

由于土著居民坚持不懈的维权努力,加拿大政府不得不改变态度。200658日,加拿大议会通过了《印第安寄宿学校赔偿协议》,决定对受害者及其家庭给予赔偿。根据赔偿协议,建立了预算为6000万加元的基金,用于恢复土著居民的教育。与此同时,政府还拨款19亿加元,对大约8万名印第安寄宿学校的幸存者给予赔偿。赔偿标准为在寄宿学校第一年10000加元,从第二年起每年赔偿3000加元。

3.澳大利亚道歉:迟到但真诚

刘植荣: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200711月,澳大利亚共党主席陆克文击败了约翰·霍华德成为澳大利亚总理。紧接着,2008213日,陆克文在澳大利亚议会正式对土著居民道歉。陆克文的道歉受到广泛赞誉,被称作是真诚的道歉,是走向和解的最重要的一步。陆克文在4分钟的道歉中说:

  “现在,我们翻开澳大利亚历史上崭新的一页,我们只有承认错误,才能取得进步,才能对未来充满信心。”

  “以往各届议会和政府颁布的一些法律和政策,给我们澳大利亚同胞带来了沉重的痛苦、磨难和损失,我们对此道歉。”

  “尤其是强行把土著儿童和托雷斯海峡岛儿童从他们的家庭、社区和家乡带走,我们对此道歉。”

  “对‘被偷走的人’以及他们的后代和家庭所遭受的痛苦、磨难和伤害,我们说声对不起。”

  “对那些被断绝与家庭和社区联系的父母们、兄弟姐妹们,我们说声对不起。 ”

  “对给伟大的民族带来的凌辱和给灿烂的文化带来的退化,我们说声对不起。”

  “澳大利亚议会恭敬地请求你们从内心接受这个道歉,这是愈合我们国家伤痛的重要的一步。”

刘植荣: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澳大利亚在19世纪实行“同化”和“保护”政策,强行把土著儿童带离家庭,到非土著居民家庭或孤儿院等社会机构接受教育,以“融入主流文化”为名,割断他们与家庭和土著社区的联系。这种强制性同化政策在1950-1960年间达到高潮。

  20世纪90年代,澳大利亚土著居民事务部部长罗伯特·提克纳具体负责解决土著居民提出的各项维权事宜,1991年成立了土著居民和解委员,该委员会由25名委员组成:12名土著居民,2名托雷斯海峡岛居民,其他12名委员来自社会各界。

  1997年,人权和机会平等委员会公布了一份题为《把他们带回家》的报告,详细列明了1910-1970年间强迫土著儿童迁移的事实,当时有10万土著儿童被强行带离家庭。该报告引发社会极大反响,称那些土著儿童是“被偷走的人”。该报告还建议澳大利亚政府设立一个“道歉日”,每年向土著居民道歉,对政府过去错误决策进行反省。

  但是,公众对《把他们带回家》报告提出的建议并不认同,因为这会分裂国家,支持这个报告的民众人数不到一半,大部分人反对这个建议。

  土著居民和解委员在1997年举行了一次会议,解释《把他们带回家》报告的详细内容。霍华德总理应邀在会议上发言。会上,霍华德总理明确表示,不会对强迫土著儿童迁移政策进行官方道歉或赔偿。

  1997年,霍华德总理接受英国广播公司专访时曾这样解释:“毫无疑问,在澳大利亚历史上,有不光彩的政策。我们对土著居民的许多政策构成我们历史上最不光彩的一页,这我并不否认。但是,我们澳大利亚应该把注意力放在现在和未来上,而不是为是否对过去的事情道歉争论不休。你不能用当代人的道德观念和行为准则去判断过去的行为。”

  10个月后,霍华德总理的政治观点有所改变,他在议会上向土著居民道歉,称过去对土著居民的迫害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最不光彩的一页,但媒体认为这个道歉没有诚意,因为里面没有提到对土著居民的赔偿和土著居民的自决权问题,被认为是“不完全道歉”。

  不过,霍华德总理确实为愈合土著居民的创伤做了一些实事。2000522日,霍华德总理宣布在堪培拉建立“和解广场”,在这之前还通过了“全国道歉日”。但在霍华德执政期间,始终没有代表政府对土著居民正式道歉。

现在,每年526日是澳大利亚的“全国道歉日”。这天,土著居民旗帜到处飘扬。在“全国道歉日”,澳大利亚政府和民间举行各种活动,为过去对土著居民的错误政策道歉,努力实现各民族的和解。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