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刘植荣:莫把经济学贬为算计学   

2015-11-01 16:45:46|  分类: 关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把经济学贬为算计学

作者:刘植荣

刘植荣:莫把经济学贬为算计学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浙江财经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谢作诗提出“穷人合伙娶妻”后,面对一片骂声,他撰文诡辩称:“反对这篇文章的人,有几个有钱人?不是有钱才不反对这篇文章,而是不反对这篇文章,才成为有钱人啊!不能理性思维的人,怎么可能发财呢?”谢作诗的雷言雷语并不少,如“钻石有多重,爱情有多深”“美女就该嫁富豪”“富人可以一夫多妻”“人类的一切关系,本质上都是交易关系”“社会福利应多给孩子,少给老人,理由是老人不创造价值了,而孩子长大后可以创造价值”,如此等等。可以看出,这位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把经济学贬为算计学,把爱情、婚姻、亲情等都用金钱计价,还大言不惭地称这是“普及经济学常识”。

“收入高的男人,会优先找到女人,因为他们出得起高价。收入低的男人怎么办呢?一种办法是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谢作诗把女人当做商品定价交易,照此逻辑,女人找老公应竞拍,嫁给出价最高的人;穷人连起拍价的钱都拿不出,只有几个人合资娶一个老婆。

人一旦像商品那样有了价格可以交易,也就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权利。奴隶就是如此,过去在奴隶市场上,每个奴隶都标价进行交易,所以,奴隶就不具有做人的基本权利,而只是一种财产,和牛马一样,是为奴隶主创造财富的劳动工具。同理,女人如果可以定价交易,也就失去了人的基本权利而沦为性奴。人只有享有做人的基本权利才称得上有尊严,人的尊严是超越一切价值并且没有等价物可以替代的。谢作诗用金钱算计妇女的价格,安排妇女的交易,也就把妇女的尊严给算计没了。

谢作诗还用金钱算计爱情。爱情可以用金钱来衡量吗?爱情与金钱没有必然的联系,中外历史上伟大纯美的爱情故事俯拾皆是,用金钱换来的男女结合根本不能称其为爱情。中纪委公布的数据显示,95%的问题官员有“二奶”或通奸,贪官给姘头的财物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元,他们之间有爱情吗?大贪官成克杰包养的女人李平就不承认自己与他有爱情,傍上成克杰就是为了捞钱。

结婚是为了组建家庭,而组建家庭绝非只是为了性,它还担负着规范伦理关系、繁衍人类、创造财富、传承文化等职责。黑格尔认为,家庭是最直接的伦理精神,这种伦理精神的基础就是爱。没有爱的婚姻是不和谐的,也是不牢固的,很多夫妻因“感情破裂”离婚,也就是他们之间没有爱了。

谢作诗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一切社会现象统统用金钱来算计,照他的逻辑推论,如果有五个病人分别需要换心脏、换肝、换肾、换肺、换四肢,这时完全可以杀死一个健康人,把这个健康人身上的器官移植给五个病人,牺牲一个人救活五个人实现了利益最大化。要知道,人的生命是无价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加速结束一个人的生命都是谋杀。同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合伙娶妻”都是伦理道德和法律制度所不允许的。现代经济学的开山鼻祖斯密就坚决反对达官显贵把自己的糜烂生活建立在平民大众的饥饿和痛苦之上,主张人人有消费生活必需品和享用品的权利。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人的生存权、婚姻权、生育权、投票权等基本权利是平等的,不会有法律规定“富人一夫多妻,穷人多夫共妻”,也不会有法律规定“富人一人多票,穷人多人一票”。

经济学研究的是人类经济活动的规律,绝非谢作诗之流的简单算计。遗憾的是,有不少专家教授陷入了功利主义的泥潭,在谈论各种社会问题时全然不顾人文常识,把道德和法律置于脑后,失去了公平正义的目标。

刘植荣:莫把经济学贬为算计学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浙江财经大学教授谢作诗的一篇《“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使其冲上微博热门话题,文中让多名低收入男子合娶一妻的观点,引发网友普遍的关注。谢作诗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经济学能为娶妻难找到解决办法吗?2015年10月22日中午,新浪问对话谢作诗,这次他不仅从经济角度分析光棍,也没有回避道德角度。

  “多人娶一妻与3000万光棍找不到女人 哪个更道德?”

  记者:让低收入男子几个人合娶一名妻子,你觉得在实际当中能做到么?

  谢作诗: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有3000万过剩的光棍,你同意不?女性不够,怎么办?让几个男的合找一个女的,这是一种选择。

  记者:你觉得这个选择成立么?

  谢作诗:好,那不成立又有什么替代的选择呢?不成立那就只能让3000万的光棍永远碰不到女人。只能在这两者之间选择,请是前一种选择更道德还是让3000万光棍压根就碰不到女人更道德?

  记者:如果用道德来约束这件事情,你觉得多人合娶一妻,这是正常的道德伦理范围之内能够允许的么?

  谢作诗:(沉默)呵呵,我……我好奇怪,真的,大家都只知道拿道德来审判,不可能做理性的思考。

  我刚才说了3000万光棍是一个改变不了的现实,那么面临两种选择,要么让几个男的找一个女的,要么坚持一夫一妻制,死守所谓的道德。那么这样的结果,就是3000万光棍压根找不到女人。

  我的题是,这两种选择,到底哪个更道德?

  “找不到女人他们就去杀人放火 社会就乱了”

  记者:你觉得面临的困难是什么?解开法律和道德的束缚?

  谢作诗:这个我不去做判断。我只是讲面对这个现实,怎么解决这个题,只有两条道,要么就几个男的找一个女的,要么就死守一夫一妻制,请我们到底要选哪一个?

  如果我们就要死守一夫一妻制,死守我们所谓的道德、法律,那这3000万光棍就压根找不到女人,没有女人怎么办,那他们就去杀人放火,社会就动荡,就乱了。

  法律是可以去改变的嘛,面对这么巨大的现实题,我们是死守法律还是让这个社会充满矛盾和动荡?

  记者:这3000万光棍带来的社会题就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女人?

  谢作诗:我不知道,假如是你,一个人永远找不到异性会怎么样?

  记者:你刚才假设的前提是这3000万光棍必须找到跟他匹配的女性。

  谢作诗:当然了,这是一个基本的生理需要啊,你不解决,那他总要找一个出路啊。没有正当的出路,你说他怎么办?要么强奸,去报复社会,对不对?现在不是说我这个办法有没有缺陷,而是有没有更好的替代办法,我们要的是这个题。

  记者:目前来说,你觉得这个几人合娶一妻是最好的办法?

  谢作诗:没有办法的办法。

  “让大家自由选择,所有的题都能够自动解决”

  记者:按你说的几名低收入男性合娶一名妻子,只是为了解决他们现实的生理需求对么?婚姻对你来说只意味着性么?

  谢作诗:几个男人找一个女人,在印度是有的,在西藏是有的,在偏远农村这种也是有的,古代有,现代也有。

  记者:你文中也说道如果性的题不能合法解决,就会在黑暗中解决,比如找小姐,他依然是光棍身份,但他解决了生理需求。

  谢作诗:我们要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不要替别人拿主意。要给人家自由选择,因为他们说有3000万光棍就会出现严重的社会题,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给社会自由,给大家自由选择,所有的题都能够自动解决。

  我并没有说一定要怎么样去做,我们只是给他自由,他爱怎么选择怎么选择,可以了。如此,整个社会就会平稳,所谓的3000万光棍就不成题了。

  记者:自由选择的范围多大?怎么来设定这个自由?

  谢作诗:(沉默)不知道。

  所谓自由就是,每个人做自己的事,只要不影响第三者就可以了嘛。如果影响第三者,那他们一致同意就可以了嘛。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提别人做主呢?为什么我们说要让他们自由选择,让几个男的找一个女的,我只是说允许,并没有说一定要这样做啊。

  允许他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就得了嘛。我们是不允许的,那不就是替别人做主么?你为什么不允许呢?

  你不允许那3000万光棍就找不到老婆,怎么办?

  记者:只要法律不再死守一夫一妻制就可以解决这个题?

  谢作诗:给大家自由就可以了嘛,给大家自由选择的权利就可以了嘛,那这3000万光棍就不是题了嘛。

  记者:如果这样,那富裕的男子是不是也可以一夫多妻呢?

  谢作诗:呵呵,我这样讲吧,那可以啊,多几个男的找一个女的,不就更好的解决了3000万剩男的题了么。

  没关系,古代允许这样,也平衡啊。

  记者:古代的人口跟现在的人口不一样啊。

  谢作诗:也平衡啊,无非是把女性的价格抬得更高一点就完事了嘛。

  “只要放开,就会自动平衡”

  记者:经济学来探讨人口题合适么?

  谢作诗:不存在,我刚才说了因为不平衡,只要社会把它放开,会自动平衡。只要自由选择,就一定会平衡。多几个女的去嫁一个男的也没关系啊,依然会自动平衡啊。

  记者:怎么自动平衡?

  谢作诗:那再多增加几个男人去合伙找女人不就平衡了么。社会能解决3000万的光棍,为什么不能解决3100万的光棍?道理是一样的。

  记者:文章有何用意?

  谢作诗:没有,没有什么用意。

  记者:文中提到“我们忽视了中国国情,夸大了3000万光棍的事实”。这是什么意思?

  谢作诗:这个没有依据,是想象的,猜的。

  记者:你也提到同性恋合法化,按说这是一个推动社会进步的事情,如果只是为了解决光棍题而将其合法化,是不是不太妥当?同性恋也不是只有男同,还有女同啊。

  谢作诗:跟这个没有关系,我那个是一句调侃的话。

  记者:在22日新发的文章《美女就该嫁“富豪”》中称,“人类的一切关系,本质上都是交易关系。……生养孩子本质上也是经济关系,所以计划生育完全多余。”

  谢作诗:市场经济不需要计划生育。

  记者:你说的那是市场经济不是人口。

  谢作诗:哎呀我不想跟你说。我现在要看股票,股票在跳水。

  评论这张
 
阅读(13758)|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