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刘植荣:共善 个税改革共识的基础  

2011-04-18 00:06:00|  分类: 关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善 个税改革共识的基础

作者:刘植荣
刘植荣:共善 个税改革共识的基础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据新华社消息,个税改革终入人大议程。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将于420日至22日在北京举行,会议将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等。

笔者日前与网友交流,对共识一词颇有感受。共识在英、法、荷等语言里都是consensus,语言文字上很容易达成共识,但要在公共政策上达成共识,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这牵扯到多方利益。

Consensus来源于拉丁文的cōnsentiō,就是feel together的意思,大家在一起互相感触,让思想碰撞,这就是共识的本意。可见,要达成共识,必须有个辩论的过程。真理越辩越明,发现了真理,谁都要向真理低头。换言之,任何公共政策的制定,都首先要达成共识,要想达成共识,就要经过公开、广泛的辩论,谁的观点正确,就采纳谁的观点,政策制定者对这个观点进行深加工形成公共政策。

公共政策是各种法律法规的集合,是由大多数人接受的社会、道德和经济价值观把社会凝聚在一起的媒介。随着人类对客观世界认识的发展以及人类思想的进步,公共政策也应与时俱进,随时修正,这同样需要达成共识。

达成共识的基础是共善。共善就是公共利益,是多数人的利益,少数人的利益寓于多数人的利益之中。笔者在埃塞俄比亚一世界银行公路项目工作时,一次陪同总监Gangopadhyay先生检查工程,在Sanke镇,有一居民要求在公路旁修一条15米长的便道通向他家大门。Gangopadhyay先生对他解释说: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修路是为了people(人民),而不是为了person(个人)。这就是公共利益,修路需要用政府的公共开支,不能为了满足少数人的个人利益而损失多数人的公共利益。

所以,要想就某一项政策达成共识,利益各方必须把公共利益作为讨论的基础,不然,你说你的利益,他说他的利益,各怀鬼胎,猜疑谩骂,分道扬镳,永远达不成共识。

当前的个税改革就需要达成共识。1980年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时,中国还处于计划经济年代,职工收入基本上只来源于工资,收入差距并不明显,且没有失业(官方统计),当时个税按个人工资计征并没有显露出税制的缺陷。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确立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由于没有建立起完善的收入分配制度,中国收入差距越拉越大,失业人员增多,个税税制缺陷日益显露。以个人月工资计征个税的最大弊端就是没有考虑家庭收入和家庭负担,没有认识到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经济活动的最小单元这一社会、伦理和经济上的核心理论。

个税改革就是各阶层的利益博弈。毫无疑问,有人会利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力游说政策制定者制定有利于他们的政策,利用媒体大造声势,似乎个税起征点提高到3000元、5000元、8000元甚至10000元就是共识,却又拿不出任何论据来支持他们的观点。中国的公共利益在哪里?中国的公共利益在三个代表里,即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谁是中国的最广大人民?那些工资够不着起征点的劳动者就是中国的最广大人民,他们占劳动人口的95%,他们辛勤劳作,是中国沉默的大多数。个税改革绝对不能忽视他们的利益。

讨论个税改革必须有良心和公心,忽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就没有资格进行个税改革的讨论,因为他没有立足于公共利益的基础上。

个税改革必须首先弄清中国劳动者的收入中位数是多少,平均收入是多少,谁是中国的真正中低收入者,中国交纳工资所得税的人占劳动人口的比例有多大。这些统计数字弄不清楚,盲目提高起征点只能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

要知道,任何一项经济政策都会产生外溢成本,提高个税起征点让5%的劳动者受益,却让95%的劳动者承担因此产生的外溢成本,这不符合经济学上的帕累托效率改善,不符合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

政策不当对社会的危害很大,正如英国作家刘易斯所写:当今世界最大的邪恶不是狄更斯笔下肮脏的犯罪魔窟,也不是集中营和劳改营,那些地方只能看到邪恶的最终结果。当今世界最大的邪恶是由那些西装革履、言谈斯文的人在窗明几净、富丽堂皇的办公室里构思、安排、散布出来的。

总之,个税改革达成共识的基础是公共利益,也就是小平同志所说的要将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这四条原则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归宿,始终以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为最高价值尺度。(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irong 本文发《新金融观察》2011年4月18日第09版


刘植荣谈税收与工资分配改革
个税以家庭计征并不难
分配制度改革应做到“四挂钩”
看看外国个税怎样征
刘植荣接受《时代周报》记者喻盈专访:中国工资制度的问题就是没有制度
外国房价比中国低的奥秘:房产税功不可没
我在非洲搞拆迁:非洲人不懂什么是“强拆”
刘植荣接受党媒《学习月刊》记者史明专访:民生就是百姓的钱袋子
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理
国家应尽快出台《工资法》
征收动物福利税,你同意吗?
提高全民福利会养懒汉吗?
看看外国的社会福利:穷人优先
征收房产税合法吗
莫把免死作为贪官的“福利” 刘植荣:共善 个税改革共识的基础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工会没力量,集体协商是扯淡
你是纳税人吗?
刘植荣接受东方早报·理财一周记者专访:解决收入分配不公迫在眉睫
世界工资研究报告与借鉴
刘植荣接受《北京晨报》专访:“高薪养廉”是个误区
新加坡的廉并非高薪所养
美国法律规定公务员工资必须低于私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