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我教老外学汉语(图)  

2009-10-12 19:13:00|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oreigners Are Forced to Speak Chinese

刘植荣 LIU Zhirong 请您我教老外学汉语(图)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支持。谢谢
我教老外学汉语(图)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十多年前,我在欧洲。那时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还没现在大,我走访了十来个国家,只在三个地方见到了汉语,第一个是德国特里尔马克思故居,在阁楼里有本汉语版的《共产党宣言》;第二个是摩纳哥的蒙特卡罗俱乐部——这是世界有名的赌博圣地,进门的水牌上有汉字说明;第三个是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性博物馆,里面有中国明清的春宫图。汉语出现在这三个地方,耐人寻味。由此,我感到很忿恨,中国以五千年文明自诩,怎么在国外就是很难看到汉语呢?于是,我要抗争,为汉语争得国际地位。我走到那里,就把汉语文化带到哪里,甚至亲自收弟子,教老外学汉语。

我在巴黎时,就带了一个弟子,她叫瓦娜莎,汉语学得非常认真。我回国后,她竟追我来到中国继续学汉语,我便在北京语言学院为她联系了个为期半年的强化班。她现在就在设在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任职,是汉语为她敲开了机会的大门。

我教老外学汉语(图)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在埃塞俄比亚,我也有个叫梅瑟丽特的弟子,我利用工作之余教她汉语。一次,她问我“他妈的”是什么意思,因为有个中国人总对她说这样的话,那个中国人用一个电子辞典翻译给她看,上面显示“His mother’s”她实在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这可难住了我,我实话告诉她吧,又怕丢中国人的脸,不说吧,她一直在追问。我只好告诉她说,这是个语气词,当一个人做事不顺心的时候说的,相当于英语的“My God.”或“Damn it!”这种解释大概把“他妈的”的意思表达了出来,同时也没把中国的国骂宣扬出去。

我刚到喀麦隆,就认识了西北大区莫莫省的省长艾萨克先生,第一次见面,他就提出要我教他汉语。我知道,他是官员,忙着趋名逐利,是没时间系统学习的,我就从汉语文化上引导他对汉语的认识和兴趣。我对他说,那就从我的名字学起把,说罢,我把“刘”字写在纸上,告诉他“刘”就是由“文”和“刀”构成的,“文”就是la culture, la littérature,la civilisation,有“修养、文学、文明”的意思;“刀”就是le couteau, l’arme,la force有“刀枪、武器、武力”的意思。也就是说,我一手拿书本,一手握刀枪;我热爱和平,但不惧怕战争;和平时期做文章,战争时期上战场。这是我的姓,我的人生经历也是这样的:军旅生涯20多年,在国内外各大报纸杂志写了几百篇文章,出版了十来本书。他听得入了神,从来没听说过一个名字还有这么多涵义,简直就是一部联合国宪章。他的学习兴趣大增,我就又教给他“人”“大”“天”“田”“男”等容易理解记忆的字,他竟然也学得很认真,我每次去,他总把我过去教给他的汉字写出来让我检查对不对。

一次,我和喀麦隆西南大区工业局矿业处的贝孔处长及女儿安妮坐在一个车子里,一起从首都雅温得到西北大区首府巴门达,我便利用这500多公里的行程教安妮汉语。安妮在雅温得大学读法律,恐怕是我弟子中最聪明的一个了,她在6个小时的行程里,学会了汉语一到一百的数字和十几个汉字,还学会了用汉语唱《生日快乐》。她一遍又一遍地唱给我听,兴奋地说:“原来汉语既有趣又好学,等你过生日,我给你打电话,用汉语唱《生日快乐》。”

我教老外学汉语(图)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在喀麦隆外交学院,我遇见一个穿着中国民族服装的女生,她是学国际关系史的研究生,很喜欢中国文化,也很想学汉语,说是汉语可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将来能找份薪水高的工作。于是,我也收下了这个黑妹徒弟。

这是我教老外学汉语的几件事。还有一次,我竟逼着老外讲汉语。那是我在和喀麦隆阿尔法保险公司谈一份很大的保险合同,这次我耀武扬威了一把。过去和老外打交道,我总要讲他们的语言,感到自己是奴隶,失去了尊严,这次我可要“大拿”一把了。于是,我假装不懂法语,要这家保险公司派个懂汉语的人来。这家保险公司真不含糊,第二天就从杜阿拉的一家翻译公司请了个翻译来。翻译虽然汉语比较生硬,但交流也没问题,于是,在翻译的“协助”下,我和他们谈判合同条款,最后签订了保险合同。这时的我才气吐眉扬,感到自己是一个大国公民。

我教老外学汉语(图)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我在喀麦隆有个叫桑巴的同事,他儿子在喀麦隆西南大区首府布埃亚大学读法律,他想让儿子到中国读书。我说,要想到中国读书,必须先学会汉语,参加HSK考试,通过了这个考试才有到中国读书的可能。他疑惑地问,难道中国大学不用英语、法语授课?我回他说,我们中国有五千年光辉灿烂的文化,汉语是联合国的工作语言之一,我们为什么要用英语和法语教学?你们喀麦隆人没有自己的文字,才用外语作官方语言,才用法语英语上课。这话好像伤了他的自尊心,他急忙从包里掏出一本很厚的书,面红耳赤地对我说:“谁说我们没文字,这本圣经就是用我们部落的布鲁(Bulu)语印刷的。”

那些文明进化慢的民族为自己没有拿得出手的语言而自卑,可我们这个至少使用了3000年方块字的民族,却总有人认为汉语太丑陋,不如拼音文字科学,甚至一些教育部门的官员,在教学中极力推崇英语,忽视汉语教学,使国人使用汉语的能力每况愈下。

语言是民族的命脉,是民族的凝聚力,是民族独立的象征。语言文化的失误比经济失误更严重。经济失误了,我们可以花几年,把损失补回来;语言文化失误了,那整个民族就有消亡的危险。历史上有这样的例子:吉普赛民族亡了,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保留住自己的语言。再看看犹太人,他们被罗马人赶出家园流离失所1800多年,最后还是复国了,为什么?就是因为犹太人一直捍卫着自己的语言。

如果说祖国是母亲,那语言就是母亲的乳汁。一个中国人不管走到哪里,身居何职,都不要忘记是汉语哺育了我们。反正我是这么想的:离祖国越远,越渴望讲汉语,这种渴望就像拔起的树根对土壤的渴望那样。(作者博客:飞翔的铁塔http://blog.sina.com.cn/zhirong

本文被《中国新闻网》《新华网》《光明观察2010年1月30日《中国文化报》第三版 转载

继续关注: 是引进外语还是输出汉语?我教老外学汉语(图)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汉语真成了“中世纪的茅坑”? 
              教育部说的“67%”究竟是什么?我教老外学汉语(图)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给44个汉字整容祸国殃民
              “免费义务教育”的提出凸显官员是“文盲”+“法盲”  
              物业税,百姓安居的保护神
              为什么美国5万美元别墅随处可见(图)
   
          比照巴黎,北京合理房价是2134元/平米               
              法国最低收入者6年工资可买四居室
              对台湾不能太意淫
              域外传真:偷渡客私密访谈实录
              非洲人眼里的中国人(组图)
              中国人为什么在非洲受歧视(图) 
              法国公务员工资仅高出最低工资一倍!
              从白宫的工资单说开去
              高薪养廉还是养贪?       

          “当当网”订购我的书/免费送书/书到付款/有折扣/书目 
              “卓越亚马逊”订购我的书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