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美参议员爱德华辞世,肯尼迪家族谢幕  

2009-08-26 16:20:00|  分类: 关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U.S. Senator Edward Kennedy dies
Le sénateur américain Ted Kennedy est mort

刘植荣LIU Zhirong请您美参议员爱德华辞世,肯尼迪家族谢幕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支持。谢谢!
美参议员爱德华辞世,肯尼迪家族谢幕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美国参议院雄狮、民主党元老级和标志性人物、爱德华家族的掌门人爱德华·肯尼迪于北京时间2009年8月26日下午1点在马萨诸塞州Hyannis Port的家中去世,享年77岁,至此肯尼迪家族政坛的辉煌已成为过去。

    美国媒体曾评选出十大遭诅咒的家族,在这些家族中,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丑闻或是不幸事件。排在榜首的是最具悲剧色彩的肯尼迪家族。这个出过一名总统、一名大使、一名司法部长、两名参议员的美国政坛大家族厄运不断。据报道,财富、丑闻、不当收入、遗传、傲慢甚至预言都会成为一个家族遭诅咒的原因。

    长子小约瑟夫·肯尼迪1944年二战期间因飞机爆炸丧生,终年29岁;
  次子约翰·肯尼迪,美国第三十五任总统,在任内于1963年遇刺丧生,享年46岁;
  约翰·肯尼迪与杰奎琳之子帕德里克1963年因早产夭折,三个月后其父即遇刺;
  三女露斯玛丽因接受脑叶切除术失败变弱智,自1941年始长期住院直至病逝;
  四女凯瑟琳1948年死于空难,时年28岁;
  三子罗伯特·肯尼迪当了10年参议员后于1968年宣布角逐总统,旋即遇刺丧生,终年42岁;
  爱德华·肯尼迪之子小爱德华1973年因患癌症须截掉右腿;
  罗伯特·肯尼迪之子戴维1984年因吸食过量毒品丧生,时年28岁;
  罗伯特·肯尼迪之子迈克尔于1998年除夕与家人在阿斯彭山滑雪期间撞向大树,颈椎折断丧生,终年39岁;

    约翰·肯尼迪唯一在世的儿子小约翰·肯尼迪1999年坠机身亡;

    国会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2006年因大量服用镇静药而撞车。

    肯尼迪家族是从爱尔兰来美国的移民后裔。1848年一个名叫帕特里克·肯尼迪的穷苦爱尔兰人乘船漂洋过海来到美国的波士顿,这年他才26岁。他很快在一个制桶厂找到了工作,挣了一些钱后就安顿下来娶妻生子。十年后因染上霍乱去世,照料家庭的责任由他的遗孀承担。过了一些年这个家庭中唯一的男孩子帕特里克·约瑟夫长大成人。为了急于挣钱养家,他退学去码头当了搬运工,干活积了点钱后开了一家啤酒馆当起小老板,做起了发家致富的美国梦。帕特里克·约瑟夫很会做生意,酒馆生意日渐兴隆。之后便开始涉足政治,竞选州议会议员成功后他又娶了富有的酒店老板的女儿玛丽为妻,生下了儿子约瑟夫·肯尼迪。帕特里克·约瑟夫很有远见,为了让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他把儿子送进了哈佛大学。

    一从哈佛大学毕业,约瑟夫·肯尼迪就下决心尽快挣钱,争取在30岁前成为百万富翁。到哪儿去挣钱?约瑟夫有自己的看法:“如果你想挣钱,你就必须弄清钱在哪里。”他选择了银行业作为生财的方向。在父亲的支持下他成为一家银行的董事长,并自称为是全美国最年轻的银行董事长。后来的一段历史是肯尼迪家族的发家史,约瑟夫从事各种投机买卖赚了不少钱。为了儿女们以后更容易进入社交界,他还把家迁到了纽约。

    在积聚了几亿美元的资产后,约瑟夫开始留心政治活动,他特别关注着一个很有潜力的总统候选人。此人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约瑟夫以前就认识罗斯福,认定他就是国家所需要的领袖,而帮助他竞选也有助于自己进入政坛。于是约瑟夫开始帮助罗斯福筹集资金,还多次陪罗斯福去竞选旅行。不知什么原因在罗斯福当选总统后并没有委以他重任,只是任命他出任新成立的证券管理委员会主席,而约瑟夫看中的位子是财政部长。尽管如此约瑟夫忠心不减,1935年他“写”了一本关于竞选的书《我支持罗斯福》(实际是请一个记者执笔写成),然后再把书寄给罗斯福过目。罗斯福只回了一封短信:“书不错,我很高兴。”约瑟夫把这个只是张条子的回信当作至宝,装裱好挂在家中,一有客人来就夸耀一番。对约瑟夫的忠诚罗斯福给了他回报,1937年任命他出任驻英国大使。这对一个爱尔兰天主教徒的后裔来说以前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但是,约瑟夫虽然精于赚钱,在政治上还很笨拙,当了不到三年外交官就被召回国,罗斯福没再任命他担任什么职务,他在政治上从此销声匿迹。但他并不甘心,他要让自己的四个儿子进入政界;在仕途上登上顶峰。

    肯尼迪家族有一个长久怀有的梦想:总统之梦,这个家族中一定要有人成为美国的总统。约瑟夫有一次在教堂里祈祷时就暗暗发誓:我已登上了财富的最高峰,我要让儿子登上权力的最高峰。他们夫妇有9个孩子,在政治上有潜力的自然是4个男孩。这4个男孩是大儿子小约瑟夫·肯尼迪、二儿子约翰·肯尼迪、三儿子罗伯特·肯尼迪、四儿子爱德华·肯尼迪。根据他自己的经验,约瑟夫知道要让儿子有地位,必须先有钱,让他们永远不必为生活担忧。他设立了一些信托基金,提供给孩子们和妻子每人2000万美元。

    在父亲的心目中,四个儿子中最有资格成为总统的是大儿子小约瑟夫。但无情的战争打碎了他的如意算盘。在对德战争中小约瑟夫参军成为飞行员,1944年奉命去炸毁纳粹德国的V-1飞弹发射架。在执行任务时,他驾驶的飞机因故障在英国上空爆炸,他和副驾驶被炸得粉身碎骨。这是以后多灾多难的肯尼迪家族所遇到的第一个灾难。两个星期后又传来噩耗。二女儿凯瑟琳新婚不久的丈夫英国人哈廷顿勋爵在法国作战时遭德国枪手狙击中弹身亡。几年后孀居的凯瑟琳有了新的男友英国人菲茨威廉伯爵。1948年5月13日两人租用一架小飞机去法国度假,在山区遇大风双双坠机身亡。

    在长子遇难后,家中的希望更多地寄托在二儿子约翰·肯尼迪身上。按照约翰·肯尼迪后来的说法,“我的哥哥约瑟夫是一家中从政的当然人选。如果他活着,我会继续当作家。如果我死了,我弟弟会当参议员。如果他出事,我的另一个弟弟会为我们去竞选。”子承父业,弟承兄业,就像一幅前仆后继的从政序列图。

    约翰·肯尼迪政治上最大的成功是在1960年当选美国总统。他的父亲约瑟夫是实现总统梦的总策划、总导演,他拿出大量的金钱调动新闻界、出版界,狂轰滥炸般地宣传他的儿子。他儿子终于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在约翰·肯尼迪组阁时,老父亲让他把弟弟罗伯特安排到内阁中去,罗伯特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司法部长一职。这是肯尼迪家族政治上的巅峰时刻。 

爱德华·肯尼迪一生中也经历了不少坎坷,他在“查帕奎迪克事件”中险些丧命。爱德华·肯尼迪1969年7月18日在美国马萨诸塞州驾车坠入池塘,与他同车的28岁的女友溺水身亡。他因离开事故现场被判两个月监禁,缓期执行。他于1969年7月25日在他父亲的家中发表的说明该事件的广播讲话。全文如下:

我请求得到这次机会,把上个星期五晚上发生的悲剧告诉马萨诸塞州人民。在开庭之前,我不便对此事发表任何评论。今天早晨,我在法庭上对我逃离事故现场的有罪指控进行了辩解。今天晚上,我可以告诉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发生的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在上个周末,也就是7月18日,我在马撒葡萄园岛与我的侄子乔·肯尼迪一起参加埃哥城一年一度的赛船会,30年来,我们家一直参加这个赛船会。由于妻子的健康原因,她没有陪同我。

在7月18日星期五的晚上,我从马撒葡萄园岛去查帕奎迪克岛参加一次野餐郊游活动,我鼓励并帮助活动发起人让肯尼迪竞选秘书团队(爱德华的哥哥罗伯特于1968年参加总统竞选,6月5日在竞选活动中被暗杀。)也参加这次活动。大约晚上11点15分,其中的一个秘书叫玛丽·科佩奇尼小姐陪同我离开了这个派对。玛丽是罗伯特·肯尼迪参议员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工作人员,她为他工作了4年,他遇刺身亡后就离开了。出于这种原因,又因为她聪明、可爱、开朗、快乐,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设法让她感到肯尼迪家仍然是她的家。

广泛流传的对我和她那天晚上有不道德行为的谣传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完全是一派胡言。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隐秘的关系。我也不认为玛丽以及参加这个派对的其他女孩有什么不良的个人行为,导致一些人卑鄙地怀疑她们的品格。

我当时也没有酒后驾车。

大约行驶了一英里多一点,我驾驶着汽车刚通过一个没有护栏的小桥,桥的左拐角处是条没有路灯的公路,就在这里翻了车,坠落到一个很深的池塘里,车子里面迅速灌满了水。我所记起的是寒水围绕着我的头涌了进来,我想我会淹死的。很快,我呛水了,我当时感到自己正在溺水。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挣扎到水面上来的。

我迅速潜入污浊的湍流中去救玛丽,我几次努力都没有把她救上来。最后,我筋疲力尽,死亡的恐惧笼罩着我,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做了些什么,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尽管我的医生说我患了脑震荡,也受到了惊吓,我并不想以这次事故使我的身体和意识受到伤害或其他什么理由来逃避责任。我对事发后没有立即向警方报案没有任何辩护的余地。

我昏倒在草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挣扎着爬起来,没有直接去找电话,而是回到举行派对的小屋,向两个朋友求助。这两个人中一个是我的表弟约瑟夫·加根,另一个是菲尔·马卡姆。当时已经过了午夜,我立即带着他们返回出事地点,再次设法潜入水底寻找科佩奇尼小姐。尽管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但还是一无所获。

我当时的思维混乱不堪,那些不合理的以及在正常状况下我不会有的想法一起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当然,还有许多我回忆不起来了。这导致了我那些难以明状、前后矛盾和不合逻辑的言行,如:是不是这个姑娘离开了第一现场,在其他什么地方仍然活着?是不是肯尼迪家族的人确实受到可怕的诅咒?是不是有一些可证明的理由,让我怀疑所发生的一切,从而延误了报案?我能承受得起这个难以置信的事件给我的压力吗?坦白地讲,激动、悲痛、担心、怀疑、疲惫、恐慌、忙乱和震惊这些情绪紧紧地纠缠着我,让我彻底垮了下来。

那天晚上,我不让加根和马卡姆把这一不幸的消息告诉玛丽的朋友,我让他们带我到渡口。由于轮渡晚上关闭,我就不计后果地突然跳到水里,一股强烈的情绪驱使着我游了过去,在艰难的泅渡过程中,几乎再次溺水。回到旅馆已经是凌晨2点了,进入我的房间后,我彻底崩溃了,瘫软在床上。我记得曾走出房间,对客房服务生说了些什么。

早晨,我大脑清醒了些,我设法在渡口的查帕奎迪克岛一侧找到一架公共电话,给我的家庭法律顾问伯克·马歇尔打了个电话,然后到马撒葡萄园岛警察局报了案。

今天,正如我刚才所讲,我有道德上的义务为自己离开肇事现场的有罪控诉辩护。我无法用语言表达这场悲剧发生后我所承受的悲伤和痛苦。上周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是我们家所经历的最痛苦的一个星期,我们失去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我们在有生之年会为之而悲痛。

舆论、暗讽和谣传向他们铺天盖地袭来,还有,今天早晨我已承认有罪,这不得不让我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在马萨诸塞州人民中的代表地位是不是因此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以致于我必须辞掉在美国参议院的席位。不管何时,马萨诸塞州人民一旦对他们选出的参议员的品格或能力失去了信任,我认为,不管他对自己的言行是否作出了恰如其分的辩护,他都不能很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应该辞掉参议员的职务。

马萨诸塞州和它的人民满怀极大的信任把约翰·昆西·亚当斯、丹尼·韦伯斯特、查尔斯·萨姆纳、亨利·卡伯特·洛奇、约翰·肯尼迪送到美国参议院,让他们代表马萨诸塞州的利益。处于这种考虑,我明白了为什么一些人认为辞职是我的最好选择。但对我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困难的决定。

我在参议院工作7年了,你们和我一起经历了许多,有的光芒四射,有的暗淡无光。我有机会同你们一起工作并为马萨诸塞州服务,这让我的生活更有价值。

所以,我今天晚上请求你们——马萨诸塞州的人民——和我一起思考这个问题。面对这个决定,我希望得到你们的意见。我在作出这个决定时,希望得到你们的祈祷,因为这个决定最后还必须由我自己作出。

有人写道:不管个人结局如何,不管有多大阻力,不管有多少危险,不管有多大压力,一个人都要义无返顾地做他必须做的事情,这是人类的道德基础。不管他面对多大的牺牲,他在失去了朋友和自己的前途,失去了个人的安心和同事的尊重时,他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每个人都必须为他自己决定将要选择的道路。过去的辉煌不能代表未来,所以,每个人都要深刻自省。

我恳求上帝给我力量作出正确的选择。不管作出了什么决定,也不管我面对什么样的未来,我希望,我将能逾越这次坎坷,在公共事业和私人生活方面为我们州和人民作出新的贡献。

谢谢大家,晚安。(作者博客:飞翔的铁塔www.aifeier.cn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