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我在非洲遭暴民袭击及其思考  

2008-04-02 02:10:00|  分类: 走进非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非洲遭暴民袭击及其思考
作者/刘植荣
我在非洲遭暴民袭击及其思考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我相信,一个人不管何时何地做什么,都有个“上帝”在监督着他。我相信,“上帝”总是帮助那些自助的人,如果一个人没有自信,自己连自己都瞧不起,“上帝”也会离他而去。我相信,“上帝”总是把机会、幸运带给勤奋的人。我相信,有个“上帝”一直在保佑着我。我来非洲后,一次车翻到了山沟,“上帝”救了我;两次在山路上跑掉了汽车轮子,“上帝”救了我;一次参加当地政府的活动遭恐怖炸弹袭击,“上帝”救了我。2008年3月30日,我遭到数百暴民的袭击,“上帝”还是救了我。

 

我在非洲遭暴民袭击及其思考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2008年3月30日,早饭后我便离开驻地到Gashena 和Hamusit处理一件紧急事情。当车子走到Ahun Tegegne时,见一些车辆停在了用废轮胎、石头和木头筑起的路障前。我下车问居民是怎么回事。原来这里有一家中国公司在修路,由于没有按照合同规范采取降尘措施,每当有车辆通过这一路段便扬尘笼罩,环境污染严重,给居民和牲畜健康、庄稼都造成了严重的危害。他们通过县政府向埃塞俄比亚公路局反映此情况,负责这段道路建设的监理工程师也下指示,让这家中国公司立即通过洒水等措施,降低扬尘,但这家承包商处于经济利益的考虑,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于是,居民忍无可忍,在路上筑起了路障,禁止所有该项目和中国人乘坐的车辆通过。

 

我与站在路障前的当地人商量,说有紧急事情要处理,让他网开一面,放我的车过去。但协商了好久也无效,我只有采取“迂回”战术,掉转车头从村子的一个巷子里绕了过去。心想:我有23年的军旅生涯,几根木棒怎能阻拦住我?!

 

中午12点左右,事情处理完毕回驻地,我猜想路障不会撤除,边仍想从巷子里绕过有路障的路段。没想到,车子刚开到巷子里,就被一大群村民给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和他们交涉了将近1个小时也无结果。这时,我见路边停着一辆政府的皮卡(埃塞俄比亚政府车辆的车牌是黑字),便下车,想搭乘这辆政府的车到当地政府找官员把我的车要回来。

 

一下车,群众把我围得更紧了,我用力从人群中挤了出去,朝那辆政府皮卡跑去。后面的人群挥舞棍棒,不少人朝我投掷石块。我感觉身上挨了几石头,便停了下来,想抓朝我扔石头的人。我回头一看,几百暴民也站在了我面前,举着棍棒朝我示威。于是,我放弃了抓扔石头的人的念头,转身朝那辆政府车跑了过去。后面的暴民也在后面紧追,石头雨点般在我周围落下,有的打到了我的身上。多亏了我过去在部队练过擒拿格斗,抗击打能力强,石头没把我砸伤。

 

这时,见一个手持AK-47冲锋枪的人从那辆政府车里跳了出来,朝天打了一个点射,把暴民给镇住了。然后,他依托汽身,枪口抵住了暴民,不让他们接近,同时高喊“Mr. Liu”,示意我赶紧钻入他的皮卡车。

 

我立即钻了进去。车里除了司机外还有两个人,这两个人每人提着一包钱,手里拿着名册,原来他们是给各学校的老师发工资的。司机叫Balay,他说认识我,是在我去政府办事的时候认识的。可我对他却没有什么印象。

 

有这名持枪警卫的保护,暴民不敢再攻击我,转而把这辆政府的车围了起来。周围的警察听到枪声前来支援,但来的3个警察都是新招募的“菜鸟”,面对眼前的混乱局面不知所措。还是这个随车警卫和暴民交涉,在3名“菜鸟”警察的协助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突围了出去。

 

我来到Guba Lafto县政府,找到了县长Ato Melkamu Worku、委员会主席Ato Aderaw Bedaw和警察局长Ato Sisay Shiferaw。当我把事件汇报给他们后,他们首先指责中国人只为了钱,不考虑当地居民的生命和健康,说这起暴力事件的根源是中国人修路不洒水降尘引起的,便要求我通知中国人首先解决降尘问题。我给他们解释,中国人修路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降低污染只是违反规范,没有违犯法律,居民可以通过行政或法律途径解决这个问题,不能用阻塞交通和暴力等非法手段解决。这两个问题不能混淆在一起来解决。强烈要求他们逮捕施暴人员,保障中方人员的人身安全。我终于说服了这三位官员,一同前去出事地点,召集村民开会,劝说他们撤除了路上的障碍。

 

晚上回来已经9点多了,我在一家新开业的饭店花了74比尔请了他们。席间,我问他们怎么不抓人。Ato Melkamu告诉我,抓人要有法律程序,次日让解救我的4个证人到警察局做笔录,再实施逮捕。

 

第二天上午,我来到警察局局长Ato Sisay的办公室商讨捉人的事情。他用电话把那4个证人叫来,做了笔录,确定要抓3个危险分子。

 

局长安排了2名警察随我的车来到了Ahun Tegegne。来到村委会后,找来了村长和驻这个村子的3名警察,部署抓人事宜。部署完毕后,警察和村长离开了办公室,不一会,3名犯罪嫌疑人就被带了进来,让我确认。确认无误后,警察宣布逮捕令,然后把他们关在了村委会旁边的一间房子里。我问警察那间房子是不是拘留所么。警察告诉我,是的,旁边还有一间是女监舍,轻罪嫌疑人就被关在这里。

 

我遭遇暴民袭击的事件就此得到圆满解决。但通过此事,也有一些东西值得我们深思。

 

非洲被称作是地球上的最后一座金矿。但这里基础建设薄弱,经济发展缓慢。近几年来,多数非洲国家逐步摆脱了战乱,经济建设成为国家的首要任务。

 

非洲本来自然条件恶劣,干旱少雨,沙漠化土地居多,加之多年战火的蹂躏,所到之处满目疮痍,经济生活几乎停滞。

 

要想富,先修路。这好像是被世界公认的经济发展准则。非洲各国的公路建设项目如雨后春笋,每年有大量的新项目上马,多数项目都得到了世界银行和非洲发展银行的资助。这些公路建设项目几乎有80%被中国公司承包,道理很简单,我们的标价低,很容易中标。

 

个别公司低价中标后,为少亏、不亏或赢利,便降低施工标准,违反合同规范,偷工减料现象严重,野蛮施工,连最基本的企业形象也不顾。如:有的在100多公里的整个项目找不到一块施工安全标志牌,因此引发重大交通事故;缺乏对道路的维护,雨季交通经常中断;施工中到处乱挖乱弃,严重破坏自然环境;计划不合理,超量申请建设用地,给业主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施工中噪音、粉尘污染严重,对人和牲蓄的健康、庄稼、水源造成严重的危害等。

 

我在非洲经常听到人们这样对我说:“怎么现在的中国人和30年前的中国人不一样了。”他们说这话的意思是,那时的中国人很友好,帮助他们做好多事情,在修路的同时帮他们修水渠,建学校,可现在的中国人在修路时毁坏了沿线的好多水渠和田地,与当地居民的冲突不断。非洲人民对中国人的印象每况愈下,这是事实。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就是法律、就是道德、就是规范。如果在施工中违犯法律,不讲道德,不遵守规范,缺乏长远的发展规划,只是中一个标是一个标,赚一笔钱是一笔钱的短视行为,那中国早晚会失去非洲这个大市场,失去在这里的淘金机会。你不遵守游戏规则,市场就会对你亮出红牌。这也是市场经济规律。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