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喀麦隆语言面面观  

2008-12-18 05:08:00|  分类: 走进非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喀麦隆语言面面观

作者/刘植荣

喀麦隆语言面面观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喀麦隆是幸运的,这里土地肥沃,雨量充沛,非洲多数国家到现在还没摆脱饥饿的威胁,可喀麦隆的粮食早已自给有余。喀麦隆也是悲哀的,在这片富庶的国土上,人们讲着五花八门的语言,虽然法语和英语均为官方语言,但当地人——尤其是在家庭中或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交流都讲着自己的土语,喀麦隆约有280个部落(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喀麦隆又是滑稽的,滑稽的是喀麦隆是英联邦成员国,可这个国家能讲英语的人只有20%,80%的人讲法语;它同时又是法语国家共同体成员国,可英语也是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

喀麦隆的民族语言

喀麦隆各民族讲的语言属于nigéro-congolaise、nilo-sahariennes、bantoues和chamito-sémitiques语族,讲得最多的是douala语、éwondo语、foulbé语、bayangi语和mungaka语。在喀麦隆北部地区,人们通用foulfouldé语或peul语;中南部通用béti语和bassa语;西部通用boulou语和Pidgin-english语;在雅温得郊区,人们讲éwondo语,在西南沿海地区,人们讲douala语。

从1472年开始,喀麦隆先后遭到葡萄牙人、德国人、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入侵,使喀麦隆各部族的语言都能找到以上四个殖民宗主国语言的影子。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一种以喀麦隆混合英语、法语和土语的喀麦隆英法联合语(Camfranglais)开始在城市流行。这种语言是“大杂烩”语言,如:La big-reme va bring mon binji au school. (奶奶到学校接我弟弟去了。)里面有英语、法语和当地土语,喀麦隆英法联合语在不断渗透到喀麦隆的日常交流中,尤其是在年轻的朋友间和家庭中。

调查显示,在喀麦隆家庭中,有52%的机会讲民族语言或“皮津英语”(下文将讲到),48%的机会讲法语。在受调查的家庭中,10—17岁的儿童使用法语的机会占70%。

1998年4月14日颁布的第98/004号法令,这个关于《喀麦隆教育方针》的法令的第5条第4款规定:“促进民族语言”(la promotion des langues nationales),国家给予民族语言一定的地位,鼓励公民使用民族语言,号召公务员能讲一种或几种民族语言。但国家只是把“促进民族语言”写进法律中,没有提出推行这项工作任何计划。政府从1990年开始,就不在资助对民族语言的研究,目前国家没有任何机构来负责保护和推动民族语言,由于民族语言绝大多数没有文字,学习起来也很费劲,民族语言的推广工作收效甚微。

喀麦隆的官方语言

根据1996年1月18日颁布的《喀麦隆宪法》第1条第3款规定:“喀麦隆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和法语,两种语言具有同等的地位。国家致力于在全国推行双语,并尽力保护和促进民族语言。”(The official languages of the, Republic of Cameroon shall be English and French, both languages having the same status. The State shall guarantee the promotion of bilingualism throughout the country. It shall endeavour to protect and promote national languages. / La République du Cameroun adopte l'anglais et le français comme langues officielles d'égale valeur. L'État garantit la promotion du bilinguisme sur toute l'étendue du territoire. Il oeuvre pour la protection et la promotion des langues nationales.)喀麦隆宪法第31条第3款规定:“各种法律要在共和国政府公报上用英语和法语两种语言颁布。”(Laws shall be published in the Official Gazette of the Republic in English and French./ La publication des lois est effectuée au Journal officiel de la République en français et en anglais.)

值得一提的是,喀麦隆受教育的人对外国人讲英国英语,但喀麦隆人自己讲的是皮津英语(pidgin-english),它类似克里奥尔语(一种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本地语的混合语),讲英语的外国人根本听不懂。

1845年,伦敦传教士开始在喀麦隆沿海地区传教,并把杜阿拉语作为交际语言,并规范杜阿拉语的拼写。这是用喀麦隆语进行教育的开始,这也促进了其他传教士在殖民时代的步伐。与此同时,诞生了皮津英语,渐渐地,皮津英语主宰着喀麦隆的商业贸易,甚至连写给英国和德国的官方公函也用皮津英语

除了西北省和西南省两个英语省外,与之相邻的西部省和海滨省也有不少人讲皮津英语。皮津英语语法简单,只有完成和现在两个时态。如I beget my breakfast. (I have gotten my breakfast.) I bego for village last week. (I vent to my village last week.) I digo market. ( I am going to market.) I dicom out. (I am going out.) I dilike you. (I love you.) 讲英语的喀麦隆人,其中约80%能讲皮津英语,其中不少以此为母语。讲法语的喀麦隆人中也有40%的人开始学操皮津英语。但讲英语和法语的喀麦隆人讲的皮津英语发音和词汇又不完全一样。在一些商业城市,如杜阿拉、埃博洛瓦、蒙巴勒玛尤、雅温得、巴图利,恩冈代雷等也有人讲皮津英语,甚至在尼日利亚,、乍得、加纳和利比里亚也有不少人讲皮津英语。

喀麦隆法语受当地土语——如béti语、douala语甚至皮津英语影响很大,喀麦隆人也创造了许多自己专用的法语词汇,如:accélérateur (aphrodisiaque), adversaire (maîtresse), balafong (xylophone), bordelle (putain), bourrer (mentir), cadeauter (offrir un cadeau), enceinter (rendre enceinte), grever (faire la grève), ivoirien (personne qui n'y voit rien), joueur (personne qui joue le rôle principal dans un film), main de banane (portion de banane), nordiste (habitant le Nord), palabrer (se plaindre), planton (garçon de bureau), promotionnaire (camarade de promotion), radio-trottoir (rumeur publique), sucrerie (boisson sucrée), taxi-man (chauffeur de taxi), washman (blanchisseur)等。喀麦隆法语几乎没有升调,联诵较少,听起来很像喀麦隆的皮津英语,学标准法语的人很难适应喀麦隆法语。

喀麦隆的教育语言

喀麦隆的普通教育分学前教育(2年)、初等教育(6年)、中等教育(7年)、职业教育(2—3年)和高等教育(3—4年)。喀麦隆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要求使用两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教学,根据学校所在的语言区选择,即英语区的用英语教学,法语区的用法语教学。但从六年纪开始,必须加上第二官方语言的课程。根据1998年4月14日颁布的第98/004号关于《喀麦隆教育方针》的法令第3条规定:“国家致力于在各个等级的教育中实行双语教学,以体现民族的团结和统一。”(l’État consacre le bilinguisme à tous les niveaux d’enseignement comme facteur d’unité et d’intégration nationale.) 

尽管教育部长积极在孩子中推行双语教育,但学生们对此却没有热情,尤其是法语区的学生,他们说:“我们讨厌讲英语。”(On nous embête avec l'anglais.) 

2001年4月16日颁布的第5号法令要求大学要推行双语教育,以体现国家各民族的统一和互相融合。喀麦隆6所公立大学中,有4所实行双语教学,坐落于西南省省会的Buéa大学实行纯英语教学。事实上,在大学,老师选择自己较好的语言授课,这对法语和英语都好的学生没什么问题,但只能熟练掌握一种语言的人,如遇到老师讲的不是自己熟悉的语言,就需要在课后抄笔记,以更好地理解讲课内容。总体上讲,法语在大学教育中占统治地位:讲法语的学生占多数,讲法语的老师占多数,法语教科书占多数。 

喀麦隆的媒体语言 

在喀麦隆全国性媒体中,69%使用法语,31%使用英语。雅温得广播电台(Radio Yaoundé)每天用法语播音13个小时,用英语播音7个小时。每个小时的开始用双语播报新闻快讯。国家广播电台(La station National)的广播信号覆盖喀麦隆全境,法语节目占60%,英语节目占40%。喀麦隆唯一国家电视台CRTV用法语和英语播出节目。国家的唯一双语报纸《喀麦隆论坛报》(Cameroun-Tribune)每周七天出版法语版,但每周只有一天出版英语版。全国有约50家私人出版机构,出版英语刊物的占少数。 

有几个地方电台使用28种民族语言播音,每周播报8小时40分钟。各省的电台中,民族语言播报时间占20%—25%,其余的是法语和英语。一些电台用皮津英语播音,尤其是在新闻、卫生和农业教育节目上。电台上用民族语言播放的歌曲也很受欢迎。但另人遗憾的是,电视台中没有民族语言节目。 

英语和法语在喀麦隆的地位 

尽管喀麦隆宪法给予英语和法语同样的地位,但实际上,在行政、教育、商贸和传媒中很难做好两者之间的平衡。由于喀麦隆的10个省中只有两个省讲英语,约占喀麦隆人口的20%,加上政治首都雅温得和经济首都杜阿拉都位于法语区,法语在喀麦隆的地位要远远高于英语。 

在喀麦隆的两个英语省,司法语言是单一的英语,而且私法采用英国的法律制度。其他8个法语省的司法语言是法语,采用法国民法系统。喀麦隆英语区和法语区的法庭为不通宵英语和法语的当事人提供翻译。高等法院的司法语言则采用英法双语。 

军队中的指挥语言也是法语,其他语言是母语的人要想在军队中服役必须学会法语。 

为推行双语,喀麦隆政府成立了“英语、法语、穆斯林和基督徒事务部”。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时该部的部长并不能操英法双语。 

在喀麦隆,法语区的人讲英语的人很少,可英语区的人讲法语的人却很多。首都雅温得基本上实行单一的法语,讲双语的人凤毛麟角,尽管招聘中强调招收讲双语的人。到那里工作的英语区的人,当地人听不懂他们的英语。讲英语的两个省,行政语言通用英语,但官员大多讲法语,因为不会法语,晋升或调动的机会就没有了,不能到法语区任职,不能到中央政府任职,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短暂。但讲法语的人可以到英语区任职,尽管他们不讲英语。如作者认识的非洲发展银行的Azonfack Jean-Claude先生,他在首都雅温得工作,只讲法语;西北省是英语省,该省Momo地区的专员Ndame Moudourou Isaac先生也只讲法语;西北省矿业局局长Beckley太太讲英语和法语。 

结论 

由于政府对民族语言的漠视,讲喀麦隆土著语的人越来越少,不少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皮津英语日渐流行,日常使用这种语言的人超过了使用英语和法语人数的总合,尤其是在西南省和雅温得。皮津英语几乎要成为喀麦隆语,人们在市场、在教堂、在医院、在警察局讲皮津英语,甚至在首都议会和政府部门也有人冠冕堂皇地讲皮津英语。 

喀麦隆是唯一的英语让步给法语的双语国家。出于国家统一的政治利益考虑,喀麦隆政府会用牺牲英语的方式来强化法语。但由于英语的国际战略地位,英语不会退出喀麦隆的语言舞台。(作者博客:飞翔的铁塔 www.aifeier.cn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