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阿圣阁湖的传说  

2007-09-02 02:49:00|  分类: 走进非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圣阁湖的传说
作者/刘植荣
阿圣阁湖的传说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早就听说距驻地200多公里的北部有个很有故事的湖,很想去看看。

 

2007年8月19日,星期天,我和几个同事吃罢早饭便驱车沿着Woldiahy到Wikro的新修的公路一直向北驶去。驼群、牛群、羊群就像天上的彩云,被一片片地甩到了车后。穿过几个村镇,车子一头扎进了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州的山区。只见层山叠嶂,郁郁葱葱,花光柳影,清幽静寂。猴子不时在路边的树杈上腾来荡去,悠闲嬉戏。公路看上去更像中国的长城,路基几乎都用岩石砌筑,顺着山势逶迤而上,迂回曲折,好似是被一只灵巧的手挥舞着的丝带。翻过最高峰往下走了约莫一刻钟,见远处山脚下波色乍明,一闪一闪的就像大山的眼睛。我兴奋起来:这一定就是那个湖了。

 

很快,车子来到了湖边。这个群山环抱的湖方圆三四公里的样子,湖边有几户人家,几块玉米地,几片牛马驴羊群。湖被茂盛的草地围着,草地上的牛、马、驴、羊在悠闲地吃着草。湖面波光粼粼,水鸭淡荡。湖水映照着蓝天白云,清澈见底。如此宜人的风景让我不假思索地脱掉鞋子,挽起裤子,试探地走入水中。水,隐隐约约有些凉,倒也凉得可心如意,就像是三伏天吃了人丹、抹了清凉油,从脚到头、从外到内地凉爽。脚下是平缓的沙滩,走在上面就有一双娇嫩的手给你按摩——舒服。

 

正要继续向湖的深出走去,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急切的喊叫声。我被那哇啦哇啦的喊声吓了一跳,以为湖里有水怪,慌忙退了回来。

 

朝我喊叫的是湖边的一位老牧民。心有余悸的我急忙把懂提格雷语的雇员叫来,让他打听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湖叫阿圣阁湖(Ashange)。公元前,这里本来不是湖,而是富庶、繁华的城邦。一天,有户人家举行婚礼,宾客盈门,热闹非凡。一个衣不蔽体、蓬头垢面的妇女背着一个枯瘦如柴的婴儿搀杂在参加婚礼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来到婚礼上,乞求这户主人给她一些吃的。主人斜着眼瞧了瞧面前这个脏兮兮的女人,不但没给吃的,反而把她嘲弄了一番后给赶了出去。无奈,这个可怜的女人背着孩子来到了另一家讨饭,仍遭到了同样的拒绝。她一连走进了几户人家,没有得到一口饭。

 

这个女人见这个城邦的人都是些势利眼,见她贫穷潦倒,就拒绝帮助她,欺凌她。于是,她悲愤地离开了。很快,这座城邦连同人们一起消失了,原来城邦的地方变成了一潭湖水,城邦则下陷到了湖底。这水不但不能喝,也不生任何东西。里面没有鱼,即使把别处的鱼放生到这个湖里也不能存活。如果有人下到湖里,就会被湖底的一双无形的巨手拉下去溺死。

 

讲到这里,老牧民顿了下来,面部流露出一丝伤感与无奈。

 

我问,那个女人和孩子去哪里了。牧民仰起脸,指着对岸答道:那个女人和孩子变成了一尊石像,就站在湖西岸洞幽烛远,记录着人世间的世态炎凉、陵谷变迁。

 

接着,牧民睁大眼睛,压低声音神秘地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上帝的使者,是来试探人的良心的。见人的良心坏了,上帝就惩罚了他们。

 

我很想到湖的对岸看看那尊石像。老牧民告诉我:过去这里有游船,由于来这里的游客很少,游船也就不见了。

 

那尊石像也许我永远见不到,但我相信,它是有灵魂的,它的灵魂正在审视着阿圣阁湖边的人们,审视着非洲的人们,审视着世界所有国家的人们。

阿圣阁湖的传说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阿圣阁湖的传说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阿圣阁湖的传说 - 刘植荣 - 刘植荣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