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植荣的博客

只有知道真相,才能判断价值。

 
 
 

日志

 
 

男士兵与女流氓  

2007-08-05 02:42: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士兵与女流氓
作者/刘植荣

 

“八一”也算是我的一个节日,一些同事祝我节日快乐。其实让我快乐的不是节日,而是我军旅生活的一些故事。

 

1980年,17岁的我来和十几个新战友一起乘火车来到河北大厂回族自治县新兵连。我感到自己很幸福了,因为二哥和三哥是坐闷罐车到军营的。新兵连结束后我被分到了安次县(现在的廊坊市安次区)公安局武装警察中队,简称县中队。县中队的主要任务就是配合公安局维护社会治安,看守羁押在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我们叫他们人犯,等他们得到有罪的判决后,押送他们到监狱去劳动改造,死刑犯则由我们执行枪决。因为当时法院没有法警,也没有“安乐死”之类的东西,枪毙死刑犯的任务就由县中队代行。

 

安次县看守所属于中等看守所,人犯多的时候一百几十名,少的时候六七十名。里面多是男犯,很少有女犯。1981年春末夏初,安次县公安局打击流氓犯罪团伙,抓获了两名女流氓。据预审股的人讲,这两个女流氓都十八九岁,长得很漂亮,廊坊地区流氓团伙之间的群殴火并都是因为她俩引起的。她俩的名字至尽我还记得,只是我在这里不便写明,因为她俩恐怕早已脱胎换骨、弃恶从善,现在也许是某行某业的名人呢。

 

听说看守所里来了两个女流氓,士兵们兴奋得胜过过年。大家议论着,想象着她们的容貌,盼望着赶快轮到自己上岗。

 

看守所监舍是四合院布局。上岗时,一名哨兵在看守所外围巡逻警戒,另一名哨兵则在监舍的屋顶上巡视看护,防止人犯逃跑、自杀、打架和社会上的不法分子劫监。每间监舍的屋顶都有天窗,天窗除了供换气外,主要供哨兵观察监舍内部人犯的情况。

 

来了两个女流氓后,士兵们个个像磕药一样,异常兴奋,也有了新的谈资,军营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乐趣。哨兵上岗下来,首先谈论的就是这两个女流氓,大家议论着她们的长相,他们在监舍内的言谈举止。大家普遍认为她俩漂亮,我也这么认为。这可能是军营里少见女人的缘故,连母猪都长了双眼皮。

 

两三天过去了,这两个女犯熟悉了看守所的情况,自然也就放松了。当有哨兵在屋顶上走动时,她俩就在监舍里娇滴滴地喊“班长”。“班长”是看守所里人犯对士兵的称呼。哨兵交接班时要逐监舍查点人数,让他们起立、报数。人犯报完数后,值班的人犯就冲着天窗喊:“报告班长,XX号监舍共有人犯XX名。”一班哨下来,这两名女犯要比男犯多报几次数。哨兵转一圈回来,就要让这两名女犯报次数。这当然是“士兵之意不在数,而在女犯之美也”。哨兵听到姑娘甜美的声音,哨兵迈着矫健的步伐冲向女监舍的天窗,伏身静悄悄地欣赏着。

 

天越来越热,女犯穿得越来越少,后来干脆一丝不挂,赤裸裸的玉体躺在天窗下面的一块凉席上叫班长。

 

哨兵都十七八岁。那个年代几乎看不到女人的身体,在电影、电视上看不到,在书上也看不到。学校上生理卫生课,“生殖”这一课老师都不讲,跳过去让学生自己看。来到军营后,更和女性隔离。女性,多么神秘呀!有收音机的晚上躺在被窝里悄悄收听港台电台邓丽君的歌。那时听这些东西属于“收听敌台”,被领导发现了要受处分的。可士兵们都爱听,听着这些歌曲比喊“一,二,三,四”,比唱“说打就打,说干就干”惬意、舒坦得多,也使训练了一天的紧张的身体轻松了下来。那时候听这些歌曲,其功用就像现在的按摩一样。

 

现在有鲜活的女人裸体躺在下面,士兵怎能受得了这种诱惑。两个小时的上岗时间,几乎有100分钟是在女监天窗前度过的。哨兵当然也提心吊胆,看几眼、聊几句就起来四处张望,看领导来查哨没有。

 

这个秘密终于被领导知道了。指导员让人用油毡把女监的天窗给封住了。

 

第二天,发现油毡被扯开了。

 

指导员也不光火,又让人用砖把天窗给砌了个严严实实。

 

次日,天窗上新砌的砖被扒开了一个洞。

 

指导员还是不火,没有批评大家。

 

一天中午,他提着一个暖水瓶来到了监舍屋顶。女犯听到有脚步声走近,甜美的声音从监舍里飘了出来:“班长,过来呀,我们聊聊好么?”

 

指导员说:“好的。我来了。”

 

他边说边轻轻地来到了女监的天窗前,一看,两个女犯正裸体躺在下面!他迅速打开暖水瓶的盖,一瓶开水倾泻了下去,只听下面嗷嗷大叫。

 

指导员回来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从此,两个女犯再也不敢在监舍里裸体了。

 

士兵都在评论指导员的“战术”,有说指导员聪明的,有说指导员坏的,有说指导员损的。不管怎么评论,在心里,士兵都觉得指导员破坏了一幅亮丽的风景,从此上岗也失去了趣味。

 

不久,这两位女流氓被判了刑,要被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大家都争着执行这次任务。很遗憾,这个艳差没轮到我。

 

执行这次押送任务的士兵回来说,两个女犯中的一个脚歪了,他不得不背着她上下火车。我们听了,都好羡慕他,觉得他好走运、好享受啊。(写于2007年8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